首页企业战略 战略决策 乔治白不再是“佛系”服装上市公司?

乔治白不再是“佛系”服装上市公司?

核心提示:公告披露后,7月13日乔治白强势封涨停板,收盘价报5.70元,市值20.23亿元,是当日唯一一只涨停的服饰股。
7月12日,“职业装第一股”乔治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实际控制人之一、第一大股东陈良仁的通知,2018年7月12日,陈良仁与池方燃、傅少明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陈良仁以协议转让方式共计向池方燃、傅少明转让其持有的乔治白4806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乔治白总股本的13.54%,各方一致同意,以协议签署日的前一交易日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的收盘价的90%作为本次股份转让对价的定价依据,本次股份转让价格为4.57元/股,股份转让价款总额为人民币约2.20亿元。在本次协议生效后2年内,受让方将以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支付股份转让价款,2年内支付完毕。
本次交易后,陈良仁不再持有公司股份,池方燃持有公司47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3.33%,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池方燃与其妻陈永霞、其女池也三人直接持有公司共计8300万股,占总股本23.39%,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池方燃在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陈永霞在公司担任董事及商务总监,池也则在公司设计部工作。另一位股权受让人傅少明为公司原董事,系公司持股5%以上大股东钱少芝的丈夫。本次交易后两人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所持公司股份从原来的10.4%上升为16.13%。公告称,陈良仁长年旅居意大利,最近三年未在乔治白担任职务,已达退休年龄,因个人原因拟转让乔治白股份,而两位股权受让人均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公告披露后,7月13日乔治白强势封涨停板,收盘价报5.70元,市值20.23亿元,是当日唯一一只涨停的服饰股。
未来可能会有更多资本动作
本次股权转让,可视为家族企业内部的股份转让,公司实控人除了陈良仁退出,并没有发生变化,公司的管理者没有变,但管理者成为公司大股东。作为一只小盘股,资本市场对这次变动似乎反应挺大,似乎对其未来的变动颇有期待。一个原因,可能是投资者觉得公司原来的资本动作“不够多”,较为“低调”。
乔治白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87亿元,同比增长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28.63万元,同比增长19.62%。公司2018年一季报显示,2018年一季度公司营收1.8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8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17.33万元,同比增长26.73%。公司预计2018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为0%到30%,原因为职业装业务运行稳定,校服产品处于开拓期。
由此可见,在服装产业复苏的背景下,乔治白的业绩也和诸多其他上市服装企业一样,实现了营收和净利双增长。公司计划进一步在主业上发力。公司称,职业装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进一步提高,达到约93%,公司将继续专注职业装定制业务,同时拓展校服业务为公司利润新的增长点。公司产品主要为中高端客户服务,主要客户集中在金融、电力、邮政等行业,2018年新设深圳、哈尔滨办事处,加大职业服市场布局。在校服业务方面,公司有意打造一个全国性校服品牌,以自主增长并适当并购的方式发展。
应该说,乔治白的发展路线一直是比较清晰的,从2015年宣布进军校服事业以来,一直是走“职业装+校服”的双业务发展模式,目前公司的基本面也算良好。但和其他众多服装上市企业这几年多样化的转型多元化并购投资动作相比,乔治白这方面的动作较少。这几年比较大的一个动作时2016年8月公司宣布出资3000万元设立温州融贤股权投资基金,不过此后却无太多的并购投资动作。
在资本市场尤其是A股市场上,作为传统产业的服装上市企业,特别是以职业装定制、校服定制这些被人认为带有更多制造业色彩的业务作为主业,如果没有太多的资本动作,投资者可能会偏向于认为其发展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而对于乔治白来说,公司的业绩规模也称不上很大,这就形成为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上所吐槽的“大盘股涨时公司无业绩,小盘股涨时公司无想象空间”的情形,导致公司市值这几年在服装板块中处于靠后的位置。
不过,随着大股东换人,管理者和大股东合而为一,投资者会认为新的大股东可能会有想法改变市值靠后的局面,会向资本市场释放更多的想象空间,公司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本动作,不再是一家“佛系”的服装上市公司。
服装家族企业的发展路径
其实,除了乔治白,今年也有另外一家服装上市企业也产生了创始人大股东转让股权的动作。4月22日,跨境通发布公告,公司大股东杨建新拟将其持有的1500万股跨境通股份、樊梅花拟将其持有的9463.95万股跨境通股份,合计1.09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27%)以每股转让价格不低于28元/股,转让给徐佳东。如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徐佳东将成为拥有跨境通股份表决权数量最多的股东,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不再是跨境通的实际控制人。该公告同时提示,本次双方签署的仅为意向性文件,最终交易方案以正式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等文件为准。
徐佳东此前为跨境通第二大股东,根据公司2月24日发布的股东增持计划进展公告,截至当时徐佳东持有跨境通股票2.6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86%。杨建新、樊梅花夫妇持有跨境通股票总计为3.7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06%。值得注意的是,徐佳东为原跨境电商环球易购董事长、总经理及第一大股东,杨建新则为跨境通前身百圆裤业的创始人和大股东。2014年,杨建新通过百圆裤业斥资10.32亿元收购环球易购,2015年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公司先后通过参股前海帕拓逊等多家跨境电商企业,成长为跨境电商龙头,市值也从2014年初的20亿元增长到目前的200多亿元。在转型的同时,杨建新夫妇开始逐步减持公司股份套现,最终计划将第一大股东地位和控制权让出。
再远一点的例子,则有大杨创世。2016年圆通快递通过借壳大杨创世A股上市,在借壳获得批复的同时,大杨创世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接到董事长李桂莲、副董事长胡冬梅、董事兼总经理石晓冬、副总经理石豆豆的书面辞职报告,四人的辞职理由均为个人原因,这意味着大杨创世将不再是一个家族企业,创始人李桂莲带着自己的儿子石晓冬、女儿石豆豆套现离开。
大杨创世、百圆裤业(现跨境通)和乔治白这些服装企业,看起来都有一定的共同点,首先都是家族企业,创始人家族占绝对控制权,第二,都较早登陆了资本市场,但在资本运作上显得较为“低调”,加上企业原来的主营业务都较为“传统”,给人的想象空间不多,所以市值没有太大提升。第三,企业的创始人大股东最终让出了控制权。但最终他们却有不同选择,百圆裤业选择向热点新兴产业靠拢,并入跨境电商资产,彻底转型,实现市值的大幅跃升;大杨创世则选择“卖壳”退市,彻底退出资本市场。
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大股东也有不同的风格和选择,百圆裤业的创始人套现退出后仍然活跃在资本市场,成为另一家A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杨创世的创始人家族目前来看是选择套现,彻底退出A股资本市场;乔治白的创始人大股东则选择把股份转让给家族内部的企业经营者,让出公司控制权。
而乔治白会选择走哪一条路呢?或选择走百圆裤业的路还是大杨创世的路?或者走出自己新的路?这很大程度要看新大股东的想法。虽然同为家族企业,都是经营服装主业,但每家企业的经营策略、治理风格甚至家族成员组成都是不一样的,这些内部因素加上外部产业市场、资本市场的各种影响因素,最终导致每家企业的发展选择都有所不同。
但有一点可以指出,资本市场也是一个竞争激烈、不断洗牌的市场,这要求参与者需要不停地力争有更好表现,占据更好的位置,才能更好地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乔治白大股东换人,资本市场反应涨停,可能也是表达了投资者的这样一种情绪和期许。

其实纵观世界企业的发展史,基业长青、经营稳定持续的企业,很大部分是家族企业。对于大多数是民营家族企业的服装时尚企业来说,保持更大的经营欲望、培养出属于自身的家族经营文化、以及更善于利用资本市场力量助推企业发展的家族企业,才有可能在未来的发展路途中走得又快又稳,这是家族企业发展的内核,而无论是坚守主业做精做强,还是选择多元化转型发展,很大程度上只是企业发展路途上根据市场灵活应变的外部策略和选择而已。

来源:华尚汇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陈列师5K-10K

杭州 ·杭州兰本服饰有限公司

AD5.5K-7.5K

杭州 ·杭州欧酷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专员4.5K-8K

杭州 ·杭州欧酷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7K-8K

深圳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7K-8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7K-8K

广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总监15K-20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文案策划5K-7K

杭州 ·杭州亦写服饰有限公司

企划主管6K-8K

杭州 ·杭州亦写服饰有限公司

童装设计总监15K-30K

杭州 ·杭州亦写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