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浑水“死磕”安踏 发出第5份报告直指后者控制供应商

浑水“死磕”安踏 发出第5份报告直指后者控制供应商

核心提示:在发布澄清公告后,或是出于提振投资者信心,安踏还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盈利预喜。

“看谁能坚持到底。”

7月22日下午,一名投资领域人士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沟通安踏遭遇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的连续“狙击”时这样表示。

就在7月21日,浑水又发出了一份长达20页的报告,指控安踏看似最大的第三方供应商,可能是一家被其秘密控制的交易对手方。浑水认为,安踏体育将生产成本从自身转移到了该供应商身上,财务状况难以信赖。

7月22日,安踏针对这份最新的沽空报告发布了澄清公告,称浑水发表的报告中含有若干关于旗下其中一家供货商及安踏电商业务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对于浑水五度狙击安踏,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因主要有两方面:浑水未达到做空获利的预期、安踏未低头承认被指控的问题。

浑水甩出五份报告指控

浑水“狙击”安踏的的大戏要从7月8日说起。当天,浑水发布了一篇名为《ANTA Part I:Turds in the Punchbowl》的研究报告,直指安踏体育之所以能实现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率是因为其利用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公司利润率。

7月9日上午,浑水发布第二份题为《ANTA Part II:“Mens Rea”》的做空报告,指责安踏体育涉嫌内部腐败欺骗投资者,十年前利用代理人体系转移上市公司优质资产。

7月11日,第三份名为《Fila Buster》的做空报告发出,质疑安踏体育旗下FILA(斐乐)品牌门店的数量存在问题。

面对浑水的接连“攻击”,在7月9日以及7月11日陆续发出三份澄清公告后,安踏曾一度采取不予理睬的态度。7月14日,浑水曾发出第四份针对安踏的报告,指出安踏对其沽空报告作出的回应都是“套路”。

针对第四份报告,安踏并未发布澄清公告。彼时,其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仅表示所有的事实均有过澄清,不再过多评论。

浑水并不想就此罢休,第五份做空报告再度袭来。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专注于安踏的运营利润表现,这表明安踏秘密控制其分销商,并将成本转嫁给他们。然而,在这一部分,我们将重点放在安踏看似最大的所谓‘第三方’供应商上,它也是一个被秘密控制的交易对手。我们认为,安踏将成本从其生产实体转移到该供应商身上。”在最新报告的开篇,浑水这样指出。

根据这份报告,浑水认为安踏通过秘密控制所谓的第三方供应商,将这些实体排除在综合审计之外。

浑水称,在此前的第一份报告中,其曾介绍了彭氏兄弟:彭清云和彭清其。不过,其只详细介绍了彭青云参与安踏董事长丁世忠的秘密经销商管理公司“韵动”以及两个“子公司”经销商的情况。在最新报告中,其证明彭清云的兄弟、安踏员工彭清其拥有安踏最大的第三方供应商河南锐力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该份报告还曝光,除了投资建厂,彭清其的福建锐动公司也在运营几家安踏网店,包括天猫上的“安踏锐动”和“晋江顶点(音)”。其中,“晋江顶点”是福建锐动的全资子公司,拥有一个销售安踏的平台以及一个销售斐乐品牌运动服的平台。

在浑水看来,前述情况揭露了另一个关于安踏业务的谎言,进一步证明了安踏的财务和斐乐的财务数据并不可靠。

对于上述最新指控,安踏再度否认,但和此前的公告一样,其并未进行详细说明。

安踏借盈利预喜反击

在发布澄清公告后,或是出于提振投资者信心,安踏还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盈利预喜。

据称,与2018年上半年相比,2019年上半年,安踏的经营溢利将增长不少于50%,公司股东应占溢利增长不少于25%。安踏表示,公司股东应占溢利预期增长主要由于安踏品牌及其他品牌产品销售持续强劲增长,导致收益增长超过35%、经营溢利率较2018年上半年有所增加。

一名投行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目前市场对安踏多次被浑水做空的反应并不大。

高盛最新研报重申安踏“买入”评级,目标价66港元。该行认为,中国运动服装行业于长期仍有增长优势,并预计安踏新收购品牌将受益于中国户外运动及滑雪市场。该行引述安踏管理层所言,对安踏品牌下半年及全年零售销售增幅10%-20%中位数充满信心。

中信证券近日则在一份针对安踏的报告中指出,做空机构质疑有失偏颇,其看好公司绝对龙头实力和长期稳健成长,维持“买入”评级。

厦门言起私募交易员Dorian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当前券商普遍没有对安踏给出一个“卖出”的评估,主要是由于安踏的大股东没有抛盘。“大股东没有开始出清手上的股票,这给了外部券商一些信心”。

截至7月22日收盘,安踏股价上涨了1.87%至57.3港元。和7月8日首度遭浑水做空当天的开盘价相比,安踏的股价上涨了5.52%。

在Dorian看来,安踏基本面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原因在于公司之前的停牌举措。“安踏之所以停牌,是担心这段时间内出现过度恐慌以及过度抛售行为。安踏随后重新复牌并澄清此事,其实已经挺过了市场‘杀伤力最大’的一段时间。”

但Dorian认为,安踏随后抛出的澄清理由并没能令浑水乃至市场信服,存在“钻空子”的嫌疑。他表示,浑水现在是在想办法去直接证明安踏所谓的第三方的公司跟关联公司确实和安踏的核心管理层存在利益输送,以及安踏的董事会存在对一些公司的关键管理层直接控制的行为。

Dorian表示,在做空安踏一事上,浑水也到了关键时刻。浑水现在一定要去直接举证表明安踏的股东或上市公司本身,与安踏的经销商、供应商有直接的利益输送,方式之一就是指出安踏是在隐形控制这些公司。一旦安踏的这些行为被证实,就直接构成了对投资者的欺诈。但如果浑水无法证明自己做空安踏的逻辑,那么将遭受巨大阻碍。

“对双方来讲,下一回合的回应和博弈将非常重要。”Dorian直言。

来源:国际金融报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服装开发技术总监50K-60K

厦门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生产组长7K-8K

厦门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跟单专员5K-8K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服装机修5K-6K

厦门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高级工艺师8K-12K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服装无缝经理面议

厦门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开发经理10K-15K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车缝组长5K-8K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高级版师面议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自动模板机组长4K-7K

龙岩 ·安踏(长汀)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