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炒鞋”市场乱象丛生 野蛮生长到无法收场

“炒鞋”市场乱象丛生 野蛮生长到无法收场

核心提示:最近,业界风云汇在球鞋交易平台“nice”和毒APP上调查发现,由于该行业缺乏监管,野蛮增长,已经导致各种乱象频出,有的炒鞋平台上,还出现涉黄的现象,许多商家和个人卖家只为割用户韭菜。

物以稀为贵。任何一种稀缺的商品,只要具备收藏功能,都很容易被市场投机炒作。

而与此同时,那些不明就里盲目入场的散户们,也很容易成为被人收割的“韭菜”。

最近,业界风云汇在球鞋交易平台“nice”和毒APP上调查发现,由于该行业缺乏监管,野蛮增长,已经导致各种乱象频出,有的炒鞋平台上,还出现涉黄的现象,许多商家和个人卖家只为割用户韭菜。

笔者与曾经在炒鞋平台的炒家交流后,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逐渐浮出水面。

乱象丛生

nice APP主打球鞋潮牌交易平台,以卖鞋为主。nice官网声称“收录了从80年代至今的超过20万款经典、限量和热门的潮流好货,用户可以在nice上交易这些潮流好货,平台拥有专业的鉴定中心,让用户的交易更有保障,还能实时了解商品价格走势,让用户的交易价格更透明。”

在实际调查中发现,nice平台并无宣传的那般美好。nice上,不仅炒鞋严重,而且微商泛滥,还混杂着专门卖A货的商家,甚至由于平台监管不严,出现个别涉黄的现象。

打开nice APP,“热门”界面会推荐一些热卖的鞋子,主要以耐克旗下的“AJ”品牌为主,每款鞋展示图片点击进去都会有种草的详情页,底部还有不少评论,用户可以直接与“卖家”交流。这和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非常相似,直接联系商家。

一位名为“菠萝头”的用户展示了许多潮鞋的照片,包括AJ1、puma鞋、耐克等,便随机与他聊了起来。菠萝头表示“自己是一个球鞋爱好者,并不卖鞋,只是偶尔会在平台上买鞋。”

随后,一位名为孙晓(化名)的年轻女孩,她表示:“自己并不卖鞋,只是喜欢买鞋而已,买了几十双鞋都是自己穿的。”通过她相册300多张照片发现,确实有很多不同款式的运动鞋,而且价格都不便宜。

经过多番探访发现,nice上有许多用户,喜欢分享个人买的鞋,带有较强的社交需求,希望认识一些同样爱鞋的朋友。

当然,也存在着不少卖家发一些潮鞋照片吸引潜在购买用户,再导流到其他平台进行交易。其中一位名为“拒绝苹果”的用户表示,想买鞋,详情可以加微信号。他朋友圈都是鞋子的照片,而且频繁推送,这显然是微商惯用的玩法。

据资料显示,耐克AV3905-038这款鞋发售日期为2019年2月8日,官方价格为1399元。但笔者向咨询的时候,对方明确表示:“我们卖的是A货,售价为480元。”这显然与nice宣称的平台拥有专业的鉴定中心不相符。

而在毒APP上,这款鞋的标价为20000-50000元之间,不同的鞋码价格不一样。显然存在着明显的炒作行为。

除了做微商的,还包括部分商家通过nice平台导流,让用户到自己经营的淘宝店上去买鞋。

在nice平台上,卖家可以任意出价,想卖多少就卖多少,只要消费者愿意买就行,并没有一个衡量价格的机制。这对于买家来说,处境无疑是劣势。许多商品远高于市场价,炒鞋现象非常严重。

实际上,nice创始人周首在公开场合的言论,更让人怀疑这家公司的价值观是否周正。今年5月,周首在一次直播里说道:“赚钱是必须的,谁炒鞋不赚钱呢?中国的球鞋文化不是那么健康,虽然我们nice是个炒鞋平台,卖了那么多AJ和椰子,相信我们平台是有责任的,但我不认为这是错的。”

周首认为鞋贩子可以让球鞋市场变得更好,所以支持鞋贩子。可这套逻辑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成立,例如春运期间票贩子的存在,导致很多人根本买不到火车票,只能加价购买。

只为盈利

毒APP主打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打开毒APP,推荐页面主要是鞋子,也包括一些服饰、手表、数码等品类。

笔者发现一款AV3905-038的鞋子,在平台上的价格为2万元以上,不同尺码至少相差几千元。对此,客服表示:“我们这边是第三方交易平台,商品价格是由卖家竞价出价,不是由平台定价的。根据商品热度不同,卖家定价都是不同的。”而且由于平台是双向匿名,所以无法给买家提供卖家的信息。

实际上这款鞋子的官方发售价才1000多元,被炒家炒到20倍以上。当然,被炒高几十倍的鞋款毕竟是少数。

不过,在毒APP上的推荐页面发现售价几千元的潮鞋也不少,远高于市场价,且显示“几千人、几万人付款”。

几乎每款鞋的详情页都会有“穿搭精选”,里面有不同用户的展示,类似于天猫上的买家秀。

为了了解炒鞋产业链,笔者特意探访了一位炒鞋朋友白冰(化名)。白冰表示,“目前炒鞋平台,大一些也就只有毒APP和nice,毒APP是因为行业里面做的比较早,又有很多之前明星级别的鉴定师驻场;nice售卖的产品价格便宜一些,手续费也没有毒APP高。”

据白冰回忆称,以前自己炒鞋的时候,毒APP上面的抽成在2.5%左右,快递费也需要自己承担。由于毒APP自己也卖鞋,所以会特别排外,对平台上的卖家要求非常严格,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做了几次就不想卖了。

毒APP会有专门的后台数据中心,会与一些转炒鞋的大佬合作,并和一些潮流店铺组成联盟。正是平台与大佬的合作共同推动了炒鞋市场的火爆。一些个人小炒家很少会在毒APP上面买鞋,再卖出,因为他们都相信自己的渠道,而不是毒APP。

真正在毒APP上买鞋的一般都是学生、小青年群体,一方面是购买渠道少;另一方面是虚荣心作怪,因为他们会认为在毒APP上买鞋会非常有面子,而不是为了经济实惠或者有保障。比如,一些网红、富二代,会在毒APP上购买好几千上万元的鞋,而实际官方出厂价才几百上千元。

“那毒APP怎么保证正品呢?”白冰表示:“毒APP其实就是自己组成的联盟,一个鉴定的第三方机构自己开始经营了,真假还不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而且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假。”

“以前段时间发售的yeezy黑天使为例,全球大概2万多双,刚发售,毒APP这一个渠道就卖了5000多双,哪儿来的货?哪有这么多货?这还不算我们线下交易的,店铺发售的,淘宝很多大神店铺卖的,这里面极有可能存在假货。所以炒鞋这个行业,越深入,会觉得越可怕,利益太大。”

一双1000多元的鞋子能够炒到几万的原因包括很多:限量稀有、大牌明星带货、设计好看、“特殊事件”等。例如,今年发售了一双AJ4猛龙配色,发售价1499元,发售后价格基本在1700-1800之间,然后在东部半决赛第7场比赛中,猛龙击败了76人,这鞋的价格就到了2600,再然后猛龙拿了总冠军,这鞋就到了4600。而这种没有内核的鞋,没什么特殊意义,没有内容,纯属于炒作。等大佬们出完货,这鞋又回到了2500、2300......

此外,炒鞋火爆的原因还包括“抽签”。比如一双鞋发售,包括线下店铺抽签发售和线上抽签发售两种,无论哪一种都需要手气跟运气,线上抽签的人多,一般中的几率很小;而线下抽签受限于区域,不方便,但如果买家就在发售店面的附近,那就有可能中签。像一些专业玩家、黄牛就会雇几十人去参与抽签,雇佣的人越多,抽中的几率越大。比如,某个耐克店铺,只分配到100双的货量,但可能当天来抽签的有2000人。

因为鞋有鞋的文化,所以会有它的忠实群体。

大部分的鞋子在还没有发售之前,宣传广告就已经出来,都已经有相应的介绍。炒家可以提前一年来指定接下来一年,要买几双鞋,哪些会火,有收藏价值。如果出货量中等的鞋,几个炒鞋大佬联合吃货,囤货,等市场上量越来越少,价格就会逐渐上涨。加上有时候会有明星推广一把,价格翻番,炒家再开始出货。

过度的被炒作也会让一些品牌被坑。比如yeezy,由于炒家太多,被消费者诟病,导致品牌的名誉度受损。

消费者可以通过在毒APP上购买,成交后,平台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平台上交易额越大,毒APP获得的抽佣越多。

目前,毒APP几乎是二级球鞋市场规模最大的平台。毒APP的优势主要在于起源于虎扑,是国内在球鞋鉴定与中间交易的先行者,具有先发优势。但缺点也非常明显,用户通过毒APP购买的产品,交易手续费较高。加上鞋厂本来会存在一定比例的残次品,买卖纠纷必不可少,部分消费者需要退货的现象也难以避免。

4月29日,毒APP宣布获得A+轮融资,如今这家潮流单品交易平台的估值已经到达十亿美元。据毒APP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其平台上男性用户占60.06%,女性为39.94%其中18-25岁用户占总用户的58%。

由此看来,毒APP上交易用户以95后为主,年轻群体已经成为以鞋为主的潮流单品的消费主力。不少95后、00后本身含着金钥匙出生,家庭经济优越,他们购买鞋子时,只要喜欢就好,并不在意价格,这也就助推炒鞋市场的活跃。

危险与机遇

物以稀为贵。炒鞋市场的兴起是由球鞋限量版开始的,由于限量发售导致供给与需求失衡,再加上炒鞋平台、大卖家的联合炒作,球鞋价格高涨,一些中间商或个人卖家觉得有利可图,于是也做起了球鞋倒卖的生意。

而炒鞋正是迎合了时代的发展,部分群体就是偏好限量产品,这样才能满足他们个性化的需求。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是毒APP、nice,还是YOHO有货、识货等交易球鞋平台,喊着交流或交易的口号,实际就是想吸引更多的卖家和买家入驻,提高用户活跃度和平台价值。”

有了足够多的买家和卖家,平台就可以大力发展电商,通过交易赚取佣金,甚至是提供广告推广服务。

综合来看,球鞋市场的火爆背后,是夹杂着交易平台的默许和助推、中间商的欲望,消费者对稀缺产品的需求,从而推动了价格高涨。

而现阶段球鞋交易平台所面临的问题是:平台乱相,缺少监管,真假难辨、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甚至是监守自盗,导致行业发展畸形。如果长此以往,随着消费者的认知水平逐渐提高,一些真正想买鞋的人,将会抛弃这些“炒鞋”平台。

这些“炒鞋”平台现阶段要做的,并不是助长鞋贩子的气焰,而是要从自我做起,保证平台上的产品是正品。同时,加强平台监管,引导用户正常的、合理的交流和交易,促进良性发展。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作者:业界风云汇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采购专员(运动鞋)4.5K-6K

深圳 ·丽晶维珍妮内衣(深圳)有限公司

女装搭配师(潮牌)5K-7K

温州 ·浙江飘蕾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8K-15K

杭州 ·杭州欧酷服饰有限公司

资深陈列师8K-16K

杭州 ·杭州欧酷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拓展经理12K-25K

深圳 ·深圳市爱衣民服装设计有限公司

高级服装陈列师(潮牌女装)8K-10K

嘉兴 ·浙江敦奴联合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女装图案设计师6K-8K

温州 ·浙江飘蕾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设计师10K-15K

深圳 ·深圳市爱衣民服装设计有限公司

库存商品内销销售10K-100K

杭州 ·桐乡市华斐针织有限公司

潮牌陈列师6K-10K

杭州 ·香港G5G6服饰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