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品牌管理 锡安到底为何选择AJ?

锡安到底为何选择AJ?

核心提示:当锡安-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走进座无虚席的T&M中心球馆,登上夏季联赛的舞台,奉献他的NBA首秀时,锡安脚上的鞋子却让整个NBA都心头一颤。

七月初的赌城炎热不堪,然而,再高的气温也无法阻挡住球迷对新科状元的热情。当锡安-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走进座无虚席的T&M中心球馆,登上夏季联赛的舞台,奉献他的NBA首秀时,锡安脚上的鞋子却让整个NBA都心头一颤。

彪马真的要成功了吗?

一年前,Puma彪马签下2018届状元德安德烈-艾顿DeAndre Ayton,标志着这家老牌鞋企阔别NBA十八年后重新进入篮球市场。

一年后,2019届状元锡安-威廉姆森脚踩红白相间的Puma RS-X出战他的NBA首秀。

多少个日日夜夜,锡安穿着欧文4代,身披蓝魔球衣,代表杜克上阵“杀”敌。而这个夏天,(因首秀膝伤缺席剩余所有夏季联赛)坐在场下的他,在Puma彪马和AJ乔丹中犹豫不决。两个品牌在这场豪赌中遥遥领先,要知道在这场竞标战争中,某些对手提供了每年高达2000万美金的合同。

最后,迈克尔-乔丹赢得了锡安的芳心。

“锡安的坚毅、个性以及打法无与伦比,振奋人心,”在官宣文中,迈克尔-乔丹这样说道,“他的加入将带领AJ品牌在未来的市场角逐中一骑绝尘。”

然而,将北卡史上最著名的“焦油踵”的飞人logo放到前杜克明星的脚上,并不如北卡死敌间的10英里路程来的轻松。

“球鞋教父”索尼-瓦卡罗成竹在胸。

35年前因推动Nike耐克签下迈克尔-乔丹而闻名体育营销届的传奇大佬索尼-瓦卡罗Sonny Vaccaro,如今成为了锡安-威廉姆森和他的继父,李-安德森Lee Anderson,身边不可或缺的智囊团。

瓦卡罗和乔丹

在最一开始,“球鞋教父”瓦卡罗就试图在临近乐透抽签日(5月14日)的时候营造出紧迫感。

“从市场角度来讲,这次选秀签位会有致命的弱点,”他说,“我当时就告诉他们,‘我们要在你被选中前,就把这件事搞定’。”

不幸的是,当4月15日锡安宣布正式参加NBA选秀时,搞定球鞋代言这件事就已经偏离了轨道。

锡安的继父安德森在70年代后期曾和詹姆斯-威尔斯James Wells一起为克莱门森大学男篮效力,而后者在90年代中期成为了优秀的NBA经纪人,旗下拥有戴尔-戴维斯Dale Davis,拉蒙-塞申斯等球员Ramon Sessions。

锡安团队原本计划让威尔斯和安德森成立新的体育经纪公司,以锡安为核心,吸引下一代天赋异禀的球员们。由于威尔斯之前的经纪人执照已经失效,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他需要重新获得球员工会的官方认可。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威尔斯竟然在球员工会的执照考试中挂科了!而此执照是经纪人代表球员与球队谈判的必需品。这个由50道多选题组成的考试每年只能参加一次,也就是说,威尔斯必须要等到2020年1月才能再次参加考试。

由于威尔斯无法成为锡安的官方经纪人,锡安团队选择了另一条路,雇佣在圈内摸爬滚打多年的吉娜-福特Gina Ford和她新成立的巅峰体育经纪公司(Prime Sports Agency)代表锡安进行市场营销方面的经纪代理业务。这样的变化使得在签位确定前就搞定球鞋代言这样复杂的合同变得更加不太可能。

年轻的詹姆斯

回溯到2003年,当詹姆斯宣布参加NBA选秀时,小皇帝当时的经纪人阿隆-古德温Aaron Goodwin就十分“固执”,一定要在选秀签位确定之前搞定球鞋代言合同,最大化减小未来球队市场对球鞋合同金额的影响,尤其是当克里夫兰、丹佛、多伦多这样的小球市最有可能拿下状元签。于是,在乐透秀抽签当天,骑士队抽中状元签之前,Nike耐克宣布和詹姆斯达成7年8700万美金的球鞋代言合同。

自詹姆斯以来,任何一届选秀都无法和锡安相提并论。通过社交媒体Instagram的平台,他以有趣的个性和一系列的高光扣篮,在一夜之间收获大量粉丝。使得他在成为职业球员之前,在Instagram上就已经拥有了290万粉丝,而这个数字比大部分2019年届全明星球员的粉丝数量还要多。

然而,即便是这样,迟迟未能签下球鞋代言合同的的代价也是昂贵的。

“我觉得,如果在选秀签确定之前就搞定球鞋代言合同的话,这个金额一定会让詹姆斯当年的合同相形见绌,”古德温说道。

当一年前决定重新进入NBA市场时,Puma彪马就签下了大量潜力新秀以及部分老将,这其中德玛库斯-考辛斯DeMarcus Cousins成为了彪马旗下最为知名的球员。但是在表面背后,彪马启动了长达一年的“招募锡安计划”,当时他还在大学里打球。那时彪马就知道,签下锡安会立即给品牌带来不可想象的影响、曝光以及知名度。

就像艾弗森给Reebok锐步带来的改变,库里给UA安德玛带来的影响一样,锡安也可以为Puma彪马带来同样的成绩。他会迅速成为公司的牌面,不仅仅是篮球品牌,而是全球市场上整个Puma彪马的牌面,彻底改变整个公司的命运。

不管是线上的社交媒体活动,还是线下的全明星周末,Puma彪马已经做好“搅局”篮球市场的准备。而且,在过去一年中,球员和消费者对于其近20年来首次发布的鞋款配色设计,好评不断。

但是Puma彪马知道,仅靠社交媒体曝光以及场上时髦的球鞋是无法将锡安招致麾下的。所以当他们和准状元在春天见面时,彪马提供了相当的“经济诚意”:每年1500万美金打底,附含每年300万美金的激励条款。

初次会面一切顺利,在之后几个月的接洽中,Puma彪马为锡安提供了足够复杂且完备的合同——“有形和无形”的激励。而此时,他也并没有和其他品牌接触。

当锡安穿着Puma彪马的休闲鞋出现在夏季联赛的赛场上时,公司高层的眼睛都亮了。这些高层有理由相信,他们会在周末前得到锡安的最终答复,而锡安脚踩Puma彪马出席活动的行为,也让他们坚信自己的品牌会取得最后的成功。

Boom!彪马、阿迪OUT

在服务锡安和他的家人之前,吉娜-福特就因代理田径运动巨星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而闻名于体育经纪圈。她为这名九届金牌得主谈下了包括国际大牌在内的16家商业代言合作。其中,她帮助博尔特在2003年就拿到Puma彪马的每年高达1000万美金的代言合同。因此,圈内人认为锡安也将走上同样的道路(从Puma彪马获得丰厚的合同)。

在正式成为锡安经纪人后,吉娜快速上手,除了和球鞋品牌会面,她还安排了和NBA2K、Beats耳机、奔驰汽车、Powerade运动饮料等国际品牌。

然而,五月初,球鞋代言合同依旧没有进展。尽管锡安团队知道,从先前的威尔斯计划到如今和吉娜的公司签约会有可能赶不上“球鞋教父”瓦卡罗为他们制定的计划,但他们还是抱有希望,祈祷锡安可以在知道自己去处之前敲定球鞋代言合同。

当湖人和尼克斯落到前四签位时,好像上天还是站在锡安这边的。但仅仅过了16秒之后,当值抽签主席谭惠民在第四顺位和第三顺位先后抽中湖人和尼克斯,彻底击碎了锡安团队的“希望”,因为留在签筒里面的,只剩下新奥尔良鹈鹕和孟菲斯灰熊了。

如果尼克斯得到状元签,那么锡安将会在纽约这座联盟最大的球市成为最具商业价值的NBA球员。品牌也可以将锡安的形象挂满整个大苹果城,不光是作为品牌的代言人,更是复兴中的尼克斯的牌面。如果真的得到状元签,那么尼克斯在夏天的自由市场上对于大牌球星的吸引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可是尼克斯啊,”瓦卡罗说道,“我说,‘你要知道,他们太可怜了,唯一不变的是,所有人都了解尼克斯是什么样的队伍。’”

在吉娜成为经纪人之前,瓦卡罗和安德森一直采取欲擒故纵的策略,等吉娜在4月中旬加盟锡安团队后,她全权掌控。然而,在乐透抽签过去两个星期后,锡安仍然没有拿到球鞋代言合同,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商业代言。

锡安团队再次做出了选择。5月30日签约经纪公司巨鳄CAA体育,第二天通过一封邮件解雇了吉娜。这家公司手握4名大篮球经纪人,为75名NBA球员谈下总共价值40亿美金的商业合同。CAA体育将全面代理锡安,不管是场上的球队合同还是场下的商业代言合同,CAA都将一手负责。

这样的变动意味着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所有事务彻底推倒重来,虽然乐透抽签已经过去,之前的紧迫感已经不复存在。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会被鹈鹕选中。根据NBA劳资协议,作为新秀,锡安的年薪将达到每年1000万美金,四年最多可以拿到总共4400万美金。

冒着被吉娜起诉的风险,锡安先发制人,在选秀之前起诉吉娜,声称之前和吉娜签订的代理合同并无法律效力,请求法院废除,理由是吉娜并不拥有在北卡罗来纳州代理学生运动员的执照。同时,在吉娜和锡安签订的合同上,她并没有按照北卡州运动经纪法案要求的那样,通过加粗的黑体字提醒锡安:在签字之后,他将放弃学生运动员的“业余”身份。

编者按:锡安在杜克大学Duke上学,而该大学隶属于北卡罗来纳州。

与此同时,吉娜也开始了自己的反击,在选秀日前起诉锡安,要求1亿美金的违约赔偿,因为在最初签订的合约中,前5年没有任何可以终止合约的条款。实际上,原始的合同中,只可以通过“法定事由”解雇吉娜,这在NBA都很难见到。这样的变故,也使得CAA体育在和球鞋品牌初步会面的时候小心翼翼。

在吉娜提供的法庭材料中,她表示在为锡安服务的日子里“巅峰体育已经成功为锡安谈妥了”一家潜在球鞋品牌“总价值大概1亿美金。”根据吉娜的描述,这次谈判发生于4月28日,不过球鞋的具体品牌没有被披露。根据业内人士消息,该品牌不是Puma彪马就是Li-Ning李宁。但是,在吉娜提供的资料中,球鞋品牌,她只提到了Puma彪马。

在法庭材料中,并没有清晰地说明这九位数的合同金额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还是口头支票,不过不管怎么来讲,这数字都已经是前无古人了。现役球员中,能在职业生涯里获得亿元级别球鞋合同的只有詹姆斯、杜兰特、库里、哈登、罗斯,而这5个人坐拥9座常规赛MVP奖项。

当锡安在Instagram上宣布签约AJ乔丹时,那张被PS过的Zion球衣像一把尖刀插在了Adidas阿迪达斯的心上。在原始的照片中,飞人乔丹logo所在的位置本是属于Adidas阿迪达斯的三道杠。

在锡安上高中的时候,Adidas阿迪达斯就已经和他有了交集——锡安所在高中斯巴达堡日高男篮和SC Supreme球队都是Adidas阿迪达斯赞助的。16岁的他就成为了Slam灌篮杂志的封面人物,而球衣上的三道杠相当显眼。

尽管阿迪渐渐将重心由篮球转向娱乐圈,但和锡安之间的关系彻底改变了这个趋势。毕竟在阿迪眼中,锡安是可以和他们的箭头人物——哈登、利拉德、米切尔平起平坐的人物。

在高中的时候,场上场下锡安穿的都是Adidas阿迪达斯的衣服,这也意味着他很有可能成为Adidas阿迪达斯的救世主。公司为此投资拍摄了他在高中的最后两年,准备在他进军职业赛场后的某个时间点发布这个纪录片。在过去的几个月里,Adidas阿迪达斯内部成立了一个松散的“锡安委员会”,悄悄地为最终的提案准备着ppt以及产品设计。

然而,Adidas阿迪达斯都没有成功向锡安提案。

历史总是相似的。Adidas阿迪达斯对锡安的重视程度在走上谈判桌前就消失殆尽了。还记得那个诡异的2003年,Adidas阿迪达斯都已经准备好为詹姆斯提供1亿美金的合同了,但在谈判桌上只保证提供其中的6000万美金,这让“球鞋教父”瓦卡罗大为失望,Nike耐克因此获得了这个天选之子。

在Adidas阿迪达斯和锡安会面前,德国高层叫停了向锡安提供10年1亿美金代言合同的计划。然而,招募锡安的计划已经启动,难以停下。

在五月底阿迪与锡安于洛杉矶的的会面前,这个德国品牌刚刚在锡安位于南卡斯巴达堡的家乡建起一座全新露天篮球场。

然而,捐赠这个球场,原本是为了表达Adidas阿迪达斯志在改善锡安从小生活的社区的决心,如今,闪耀着斯巴达堡日高男篮标志性的红和蓝的球场仿佛在向人们诉说,如果阿迪签下锡安,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志在必得的中国品牌

当2012年Dwyane Wade德维恩-韦德离开AJ乔丹加入Li-Ning李宁的时候,他开启了NBA球员与中国球鞋品牌合作的新时代。不过,对于中国球鞋品牌来说,他们更倾向于和已经拥有大量粉丝的全明星球员签约。而新秀,似乎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

但,锡安是个例外。

Li-Ning李宁和Anta安踏志在必得,他们坚信锡安将帮助中国球鞋品牌成功打入美国市场。

在和锡安会面前几个月,Li-Ning李宁就开始以驭帅13和音速7为基底,为他设计杜克大学Duke配色的球鞋。每双鞋上都有一个以“锡安炫耀肱二头肌”为模板的logo,同时为了纪念他作为杜克蓝魔征战的岁月,杜克大学男篮的标志logo字母D也被印在球鞋上。为了方便锡安试穿,李宁专门制作了低帮和高帮两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品牌对于签下准状元的渴望。

与Puma彪马相同,Li-Ning李宁拿出了最实际的“经济诚意”:高达每年1900万美金的球鞋代言合同。

另一边的Anta安踏同样不甘示弱。这个坐落于“中国南海岸”的球鞋品牌,本打算邀请锡安团队参观他们位于美丽海岸城市厦门的总部。除了为了向他们“炫耀”其90分钟路程之外的球鞋工厂以及头牌汤普森的签名鞋生产线之外,Anta安踏还希望通过其拥有的多达10000家零售店来向锡安团队证明其在庞大中国市场上的所占份额。

但事情并没有按照Anta安踏的想法进行,这个中国球鞋品牌选派了一支由公司高层和产品负责人组成的谈判代表队远赴洛杉矶,在选秀仪式开启前的几个小时向锡安团队介绍他们的未来蓝图。而第一年球鞋代言合同的金额为1500万美金。

在NBA选秀仪式前十天,位于俄勒冈州Nike耐克总部,以Steve Prefontaine史蒂夫-普利方坦命名的写字楼大门上挂上了横幅:欢迎锡安团队莅临指导。

在这10个字下面,Nike耐克的标志性logo和AJ乔丹的飞人logo并排而坐,标志着这是这个品牌近15年来最认真的一次提案。詹姆斯和杜兰特在初入联盟时和Nike耐克签下的球鞋代言合同帮助品牌决定了其市场地位,而这次给锡安的提案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况了。

虽然Nike耐克的logo也在其中,但是从始至终这都是AJ乔丹的提案,他们坚信有了锡安的加盟,这个Nike耐克旗下价值30亿的独立子品牌将会更上一层楼。新赛季他将穿着即将发售的AJ34,之后他将拥有属于自己的签名鞋,而这一天,最早将在明年的芝加哥全明星赛上到来。

锡安将成为即Chris Paul克里斯-保罗和Russell Westbrook拉塞尔-韦斯布鲁克之后,第三个拥有AJ乔丹签名鞋的球员。他将极大地提升AJ乔丹在联盟中的曝光,毕竟只有7%的现役NBA球员穿着这个品牌。相反,大概有67%的NBA球员穿着Nike耐克球鞋,这也导致这个球鞋品牌巨头不得不开始平衡他们的球员代言人名单。

这个夏天,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杰森-塔图姆Jayson Tatum就从Nike耐克旗下转投AJ乔丹,不过锡安将会是整个AJ乔丹品牌战略当之无愧的核心。

“过去的34年中,我们组建了一支和乔丹同样坚毅且伟大的阵容,”AJ乔丹品牌副总裁Howard White霍华德-怀特说道,“锡安身上有着特殊的气质,让人回忆起那个年轻的乔丹。”

尽管招募锡安的是AJ乔丹,但Nike耐克还是会保证给他提供全公司的资源,包括最新的技术和制作工艺,以提升他的产品质量。

有意思的是,对锡安来说,穿着Nike耐克最痛苦的瞬间同样也是这个品牌最难受的时刻。当他在那场全国瞩目的世纪大战直播中踩爆PG2.5,Nike耐克的反应也让锡安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举全公司之力”。事件发生后,Nike耐克迅速投入到为锡安定制球鞋设计当中,根据他的速度、爆发力制作出足以支持他的定制鞋款。这样的行为,也让锡安和他的团队感受到了Nike耐克对他们是多么的重视。

还是那句话,Nike耐克不会听天由命。

当向锡安介绍其未来的职业生涯发展规划时,他们特意强调了Nike耐克的“创新厨房”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中,他们会为未来5-10年的鞋款进行创新实验,也许未来的Air Zion飞人锡安就会在这里降生。

光看这个实验室的外表,你就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有多么重要:这个以Nike耐克旗下著名运动员Mia Hamm米娅-汉姆命名的建筑,是整个Nike耐克总部最大的建筑,同时也是整个波特兰地区最高的建筑。

在Nike耐克总部园区内有近300个运动员铜像,涵盖所有项目、性别、人种的运动员的旗帜飘扬在以Jerry Rice杰里-莱斯命名的建筑外的旗杆上。

大部分运动员在离开Nike耐克总部的时候都是目瞪口呆,但这次Nike耐克最想要打动锡安的,并不是依靠短期的球鞋设计,也不是灵机一动的广告营销宣传标语,况且选择加盟Nike耐克还会让锡安损失大把的真金白银。

Nike耐克的杀手锏,是他们对待运动员的方式:在不算长的公司历史中,Nike耐克总是尽全力纪念旗下的运动员,把他们变成一个个神话。

距离挂着欢迎标语建筑的不远处就是以Michael Jordan迈克尔-乔丹命名的写字楼。

这个18岁的少年并没有迷失自己的方向。总有一天,以Zion Williamson锡安-威廉姆森命名的建筑将伫立在Nike耐克的总部。

他说他会震惊整个世界,要我们相信他。

“当然了,那还用说吗?”乔丹说。

来源:腾讯NBA视频  作者:夏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Senior Designer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Designer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Designer8K-12K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Senior Designer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Knit Merchandiser/针织成衣跟单8K-11K

上海 ·上海联亚商业有限公司

外贸业务5K-8K

滁州 ·安徽开润股份有限公司

Senior Designer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Senior designer/ CDM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Menswear-pants-senior designer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Menswear-Senior Graphic面议

北京 ·绫致时装天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