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A股“鸟事”多 报喜鸟没报喜 富贵鸟不富贵

A股“鸟事”多 报喜鸟没报喜 富贵鸟不富贵

核心提示:从2001年品牌服饰提速、品牌服饰开启首轮跑马圈地以来,中国服饰行业诞生了一大批“鸟”:贵人鸟、太平鸟、富贵鸟、报喜鸟……但自2014年至今,随着整个行业发展开始放缓,利润在品牌和渠道端重新分配,“四大鸟”迎来了更加惨烈的行业竞争。

A股群鸟同悲。

从2001年品牌服饰提速、品牌服饰开启首轮跑马圈地以来,中国服饰行业诞生了一大批“鸟”:贵人鸟、太平鸟、富贵鸟、报喜鸟……但自2014年至今,随着整个行业发展开始放缓,利润在品牌和渠道端重新分配,“四大鸟”迎来了更加惨烈的行业竞争。

在新的轮回面前,如何尽快适应新的市场环境,将决定着“鸟儿们”的命运。

1

贵人鸟无“贵人”

太平鸟不“太平”

在富贵鸟、报喜鸟、贵人鸟以及太平鸟这四大鸟中,最为人知的或属贵人鸟,可这位“带头大哥”,却并未交出份楷模般的成绩。

2019年8月3日,贵人鸟公布公告称,因陷入借款合同纠纷,集团所持3.2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67.86%。这对于去年已亏损6.86亿元的贵人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遥想2014年飞进上交所后,贵人鸟市值一度达到400亿,可首份财报却将它打回原形。2014年,贵人鸟净利润3.12亿,同比下跌26.25%。

随后,贵人鸟开始布局所谓的“多元化”,并累计投资额超过20亿,其中包括耗资2.4亿元成为虎扑第二大股东、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3.83亿元收购线下零售渠道商杰之行等等。

“买买买”看似是实力的体现,可现实却给它泼了一桶凉水。2016年,贵人鸟总收入22.79亿元,上涨15.74%,但归属净利润却下滑11.81%,仅存2.9亿元。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则直接变成亏损6.86亿元。

利润的持续下滑,让贵人鸟开始采取关店和处置资产的措施。财报显示,仅2016年一季度,贵人鸟净关闭55家店铺,2017年净关闭376家。到了2018年,贵人鸟更是直接“卖卖卖”,先以1.43亿转让康湃体育股份,后以2.73亿出售持有的虎扑体育股份。

可这一切,似乎为时已晚。2019年底,贵人鸟将有11.46亿的债券到期,在公司危机愈加严重的背景下,其债券面临的违约风险将越来越高。可惜的是,贵人鸟没有“贵人”。

再观太平鸟,既没有“贵人”般的豪迈,也没有自己想要的“太平”。

日前,太平鸟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实现营收31.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同比下滑33.06%。此外,仅在2019年上半年内,太平鸟已关闭直营店111家,加盟店556家,联营店8家。前景依旧堪忧。

2018年,可谓太平鸟史上业绩最好的一年。77.12亿元营业收入和5.72亿元归母净利润,均创下了历史纪录。这一年,太平鸟新开出343家店,截至2018年年底店铺总数达到4594家。但这些新开的店铺,在2019年上半年便全关了回去。

成立20多年来,太平鸟加入老牌服装企业的混战,也一度上市受阻。可突破阻挠上市后的太平鸟,却犯了“贵人”一样的“毛病”,业绩突然“翻脸”。自太平鸟2016年成功登陆A股后,其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2016年~2018年,太平鸟分别实现营收63.27亿元、71.55亿元、77.12亿元,同比增长7.06%、13.07%和7.78%;净利润分别实现4.27亿元、4.48亿元、5.72亿元,同比增长-20.31%、4.95%和27.51%。

可问题是,虽然太平鸟在业绩增长上受阻,但多年来在销售费用上的投入,却从没少过一个子。2016年~2018年,天平鸟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2.02亿元、24.49亿元、26.66亿元,在同期营收中占比均超3成。

上市3年,太平鸟的销售费用增加了8.14亿元,平均每年增加2.7亿元。可增加销售费用带来的小部分业绩,仅仅够销售的费用支出,这也是其净利润原地踏步的主要原因之一。

2

报喜鸟没“报喜”

富贵鸟未“富贵”

虽然上面两只鸟的前景堪忧,但相比下面两只来说,起码少了些失亲之痛。

2019年4月9日晚间,本该“报喜”的报喜鸟,爆出一则悲剧。报喜鸟创始人之一的吴真生,因交通事故抢救无效去世,而他曾为报喜鸟登陆深交所,做出过不小的贡献。

截至2018年9月,吴真生持有4360.09万股报喜鸟股份,为公司的第二大流通股东。按最新股价计算,其持有股份约价值1.3亿元。

4月27日,报喜鸟披露2018年年报,实现营业总收入31.1亿,同比增长19.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183.8万,同比增长99.9%。而在2017年,报喜鸟实现营收约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近2600万元。

对此,光大证券分析师李婕曾分析道,“从2013年起,报喜鸟因受男装行业调整,以及终端零售表现不佳等多方面影响,收入和净利润的波动较大,直至2017年才有所好转。”可即便如此,资本市场依旧没有给报喜鸟过多的好脸色,其股价依旧在持续下滑。

另一则悲剧,则发生在本该“富贵”的富贵鸟身上,2017年6月,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林国强意外去世。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是他们不爱财吗,或许并没有这么简单。

据悉,这主要是因为林国强在富贵鸟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相关银行则提出,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也就是说,继承遗产所带来的结果,很可能是个“赔本买卖”。而就在2019年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据香港交易所通知,上市公司将在8月23日迎来最后上市日期,股份上市地位将于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

成立近30年,富贵鸟从“一带鞋王”落得如此地步,不免令人唏嘘。而自2013年12月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算起,不到6年时间的资本旅程,富贵鸟经历了太多。

2014年~2016年,富贵鸟分别实现营收23.2亿元,20.3亿元以及14.8亿元,净利润更是下滑得厉害,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当然,富贵鸟在此期间也曾多次试图转型自救,可换来的只是投资失败导致的财务链条持续恶化,甚至在2016年与2017年的业绩,均未能按期披露。

3

“新轮回”开启

群鸟还能飞多久?

以“四大鸟”为代表性的中国传统服饰业,何以沦落至此?

从2014年服饰行业发展平稳期起步算,各大服饰品牌已经历5年探索,但所带来的成绩并不理想。不过,一个王朝的兴衰,总有规律可循。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社会流行文化有个鲜明的特征,就是在代继过程中的文化认同差异会产生代沟,并在消费观念文化上存在诸多异议,进而形成不同的服装消费文化,这个时间周期最多为10年。”

也就是说,10年通常是一个代继更新的周期,按照通常的衡量标准,加上一个服装品牌早期品牌建立和市场渠道拓展的3年左右时间,用作品牌创立,到其真正投入到市场,陪伴用户群体成长最多就是7年。这同样就意味着,在这期间,各大服装品牌曾经打下的江山,会逐渐离自己远去,新一轮的品牌升级变革又将开始。

如今,各大服装品牌正站在资本市场上,开启一个新的轮回。

东兴证券研报认为,驱动服装消费的三大因素包括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城镇化的推进和中高端收入阶层的崛起。随着这三大要素进程放缓,影响到服装行业的增速。这其中,不断扩容的中产阶级所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据欧睿信息咨询估算,2020年中国中产阶级规模将达到近2.5亿,中产阶级及富裕人群将到4亿以上,对服装业总体消费的贡献将加大。此外,随着出生于95后、00后的新一代正步入社会,将成为服装业越来越重要的消费主力。

这些人对产品的差异化、高端化的需求会越来越高。而当服装工业化撞上个性化的需求,矛盾日益加剧。企业转型升级,早已迫在眉睫。

在下个10年,谁能完成华丽蜕变,谁能成为下个王者,而谁又会被市场无情抛弃。随着历史车轮的缓缓前进,这一切终将在我们眼前一一浮现。

来源:市界  作者:冯晨晨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针织设计师10K-20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面料开发主管8K-12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文案策划4K-6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渠道拓展总监/经理21K-34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3D橱窗设计师6K-10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陈列师4K-6K

温州 ·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衬衫工艺师6K-8K

合肥 ·报喜鸟集团安徽宝鸟服饰有限公司

样衣工4.5K-6K

合肥 ·报喜鸟集团安徽宝鸟服饰有限公司

缝纫工4.5K-6K

合肥 ·报喜鸟集团安徽宝鸟服饰有限公司

版师助理3K-4.5K

合肥 ·报喜鸟集团安徽宝鸟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