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品牌管理 清仓促销清库存能否为拉夏贝尔续命?

清仓促销清库存能否为拉夏贝尔续命?

核心提示: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夏贝尔”)开始了新一轮促销。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夏贝尔”)开始了新一轮促销。

1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时发现,多家拉夏贝尔线下门店推出折扣活动,甚至在上海一个门店内出现了1折起的内购会。销售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内购会销售的产品为两三年前的库存。

事实上,高库存一直都是拉夏贝尔困扰的难题之一。业内人士表示,促销带来的资金可以缓解拉夏贝尔短期的困境,但是这种解决方式还不足以解除其困境,想要续命还需要更深一步的变革。

大力甩卖

1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时发现,在北京部分拉夏贝尔门店,正在进行5折促销,促销产品大多为秋冬装产品;部分产品享受3.8折特惠促销,多为秋装。该门店销售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只有个别新品没有折扣,店内大部分商品都有折扣。此外,还有拉夏贝尔门店店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地区的拉夏贝尔折扣统一为秋冬装5折,但是不同门店冬装和新品的占比不同。

而在上海的拉夏贝尔门店,也在进行大力度的低价促销。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一家门店已打出全场1折起的拉夏贝尔内购会宣传板,店内销售人员称,部分男装、女装、童装低至2.5折。该门店内产品以秋冬装为主,包括7 Modifier、LaBabité等在内的品牌。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上海的拉夏贝尔店铺大多享受“冬装满199减100”的折扣,一些店铺还在此活动的基础上“满999元再打88折”,会员享“新品春装8折”优惠。

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感觉打折的衣服都是有些年头的,看起来很旧,应该是库存吧。”有销售人员称,在上海1折甩卖的店铺内,销售的是两三年前的库存。

除线下大力促销,拉夏贝尔在线上也同样有不同程度折扣。北京商报记者搜索电商平台后发现,拉夏贝尔在天猫旗舰店打出了“4件8折”、“3件85折”、“2件9折”的优惠,其旗下子品牌Puella、Lababite、7Modifier的旗舰店也都打出了“3件8折”、“2件9折”的优惠。同时,拉夏贝尔在京东平台的Candie’s官方旗舰店也打出了全场“4件6折”、“3件7折”、“2件8折”的优惠。

对于清仓促销的现象,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表示,个别门店折扣力度并不代表公司整体折扣水平。拉夏贝尔会通过换季促销和特卖销售方式向消费者提供一定的折扣,并针对不同门店区位、不同季节库龄产品以及市场营销需求,实行不同的折扣政策。

事实上,进入2019年以后,关于拉夏贝尔促销清仓的消息一直没有停止。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8月,拉夏贝尔北方总部积压了大量库存,位于拉夏贝尔天津物流中心的工厂店开始了年中大促,打出全场3.5折的优惠,部分商品低至29元,并有“三件衣服一口价299元”的口号。

库存高企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拉夏贝尔甩卖促销与其高库存有直接的关系。事实上,高库存一直都是拉夏贝尔面临的大问题。

纺织服饰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一方面是因为刚过去的2019年是暖冬,行业整体的冬季服饰销售量有所放缓,拉夏贝尔也同样需要及时清理冬季库存,同时,门店业绩不景气也导致拉夏贝尔的库存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拉夏贝尔的资金问题没有一直没有得到缓解,需要资金回笼。

财报数据显示,拉夏贝尔2017年的存货为23.45亿元,2018年的存货为25.34亿元,2019年前三季达到21.99亿元,与其他服装企业的存货数额不相上下。但是,拉夏贝尔的存货周转天数相对较高,2018年为248.89天,2019年前三季度已经高达270.46天。相比之下,森马2018年的存货周转天数为129.34天,2019年前三季度为177.66天。

此外,拉夏贝尔的存货周转率却相对较低。拉夏贝尔2018年的存货周转率可达到1.45次,2019年上半年为0.66次,2019年前三季度为1次。而安踏2018年的存货周转率可高达4.52次,2019年上半年为2.08次。

据悉,存货周转率用于反映存货的周转速度,即存货的流动性及存货资金占用量是否合理,存货周转率越高,表明企业存货资产变现能力越强,存货及占用在存货上的资金周转速度越快。业内人士表示,拉夏贝尔的存货周转率相对偏低,说明其库存压力较大,变现能力偏弱。

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拉夏贝尔此前主要采用直营式的销售模式,需保持款色、尺寸充足的库存商品,以满足门店陈列及消费者的挑选,以及商品铺货的需求。因此,相对于采用以加盟模式为主的女装企业而言,拉夏贝尔需要具有相对水平的存货规模。

程伟雄表示,库存问题一直都是服饰企业的痛点,拉夏贝尔的库存高企受多个因素影响,如门店大量关停并转造成的库存,当季滞销造成的库存,历史库存一直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等。面对高库存,拉夏贝尔只能通过线上线下渠道大量甩卖,当季新货少做,新老货融入售卖等方式解决。

谈及应对高库存的策略,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将整合线上、线下资源,完善全渠道发展策略,提升新品当季销货率,加快往季品库存消化,努力提高库存周转速度,并会“拓宽销售渠道,根据不同渠道特点匹配相应的货品资源,充分利用工厂店、专场特卖、线上平台等渠道加快过季货品的销售。”

能否盘活

“甩卖对品牌和企业都存在是伤害,治标不治本,有限的清仓回笼难以缓解内部经营、外部供应商债务。”程伟雄称。

宋清辉也表示,现在的清仓或者去库存对盘活拉夏贝尔有帮助,但作用很有限,毕竟除了库存高企,拉夏贝尔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之前,拉夏贝尔仅有La Chapelle、Puella、Candie’s三个女装品牌,门店数仅有1841个。截至2018年12月31日,拉夏贝尔直营门店数量为9269个。

不过,从2018年开始,拉夏贝尔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1.6亿元。此后,拉夏贝尔的业绩一路下滑,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约57.57亿元,同比下降7.2%,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约8.25亿元,同比下降444.7%。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开始大量关店。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拉夏贝尔实体门店共计5513家,与2018年末数量相比减少3756家。

经营压力和资金短缺也成为拉夏贝尔发展的绊脚石。2019年5月,为加快转型调整,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拟转让所持有的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交易的股权转让价款为2亿元。同年6月,实际控制人邢加兴将其持有的960万股公司有限售条件A股股份办理了补充质押,占其直接持有1.418亿股公司股份的99.81%。2019年8月,邢加兴股权质押构成违约。2019年10月,拉夏贝尔旗下子公司子杰克沃克拟申请破产清算。

程伟雄表示,拉夏贝尔的问题集中爆发,主要是因为外延式发展掩盖了上市之前就一直存在的门店坪效过低,多品牌全直营在外延式高速发展尚可理解,一旦出现问题,发展失速带来的弊端就会呈现出来。

拉夏贝尔也一直在采用各种方式为业绩滑坡、资金短缺续命。2019年,拉夏贝尔收缩了子品牌业务,将资金和精力集中在5个主要品牌上。2019年11月,拉夏贝尔向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申请了5.5亿元贷款。2019年12月,拉夏贝尔1元转让了全资子公司所持的形际实业60%股权。2020年1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拟将注册地址迁至新疆乌鲁木齐。

程伟雄表示,巨额资金注入能解决危机,意味着拉夏贝尔重组和重生的可能;否则,任其如此甩卖,自然发展,危机只会进一步加剧。

“对于拉夏贝尔这样背负巨额债务的企业而言,未来发展更是步步危机,随时都有重大改变的事件出现。拉夏贝尔企业和创始人不能不思考企业该何去何从。”程伟雄称。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钱瑜 李濛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服装设计师9K-12K

宝山 ·上海绩考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制版师面议

无锡 ·江苏云蝠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管培生4K-5K

宁波 ·宁波海曙高的雅服装有限公司

采购经理15K-25K

南昌 ·南昌市婧麒服饰有限公司

版房技术主管6K-10K

南昌 ·南昌市婧麒服饰有限公司

督导主管4K-10K

杭州 ·杭州卡贝杰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运营5K-8K

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女装主播6K-8K

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女装电话招商专员面议

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直营店长3K-8K

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