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开工潮即将开启 口罩断供迷局正式被揭开

开工潮即将开启 口罩断供迷局正式被揭开

核心提示:2月10号,全国将迎来开工潮。

2月10号,全国将迎来开工潮。

一场浩浩荡荡的人类大迁徙后,上班族将走出“隔离温室”,走向拥挤的街道,挤进人满为患的地铁,踏入人群聚集的办公室,排队吃食堂大锅饭……上班了,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没有口罩的“我”怎么办?

“裸奔”的上班族,谁又能“罩”你?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约60%,在疫情未发生之时,中国口罩最高日产为2000多万只。

然而,当口罩成了必需品,甚至奢侈品,口罩王国,也“一罩难求”。湖北多家医院口罩等物资库存为“0”,口罩经销商因没口罩不敢出门,有人一次性口罩用一周舍不得扔,协和医院护士为省物资六小时不吃不喝,国外十天三国只买到一只口罩,一批发往重庆的9件口罩被大理“截胡”上了热搜,厦门买口罩先摇号……

一个冷门行业急需“复苏”,当下却面临着“产业之困——

口罩厂商:封城后,原材料进不去,最缺滤材,复工率不到40%,三倍工资都招不到人;原料公司:核心滤材产能严重不足,业务少股票却爆炒,订单已排到3月;经销商:手里早没口罩存货,物流贵,成本高,能进到货也不敢卖,担心被举报……

01

口罩厂商:花五倍工资招人

“工人都在被隔离,只能招一些附近的居民来干活,开工率不足30%-40%。”一家湖北仙桃的口罩厂商对凤凰网财经表示。

湖北省仙桃市,距离武汉不到一百公里,被称为“无纺布之乡”,拥有全国近50%的口罩和防护服的生产能力,也是湖北省口罩的主要生产地和供给地。此前,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还亲自去仙桃现场办公,指挥口罩生产。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口罩之都”却遭遇了复产困境。

继1月23日,武汉封城后不到一天,仙桃等六座武汉周边的城市也宣布“封城”。由于口罩需求量激增,春节前,仙桃一些口罩企业提前复工。然而,封城的情况下,产业链艰难运转。

“封城了,我们更买不到原材料,招不到工人,生产了也运不出去。”仙桃口罩厂商李东(化名)说道。

李东提到,目前原材料最缺的是口罩的过滤材料,但仙桃本地生产滤材的企业只有几家,平时,滤材需求并不大,企业一般存货不多。“外面的原材料也运不进来,供应量不够,我们就断断续续生产,有材料了就产。”

除了原材料,让李东一筹莫展的还有招工难题。

“仙桃是疫情重灾区,给三倍工资,工人都不一定来。目前,我们工人工资每天不低于500元,而以前同样岗位只要100元,一些技术岗位工资甚至上千。”李东说道。“我自己也不去工厂,在家隔离。”

多位厂商均反映,由于招不到工,买不到原材料,工厂复产量不足疫情前的一半。“工人一般每天的工作15个小时以上,即使这样,产量也提不上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3日,中国经营范围含“口罩”“呼吸防护”的企业共有16582家,涉及上市公司11家。16582家口罩商中经营范围明确包含医用口罩企业数量仅633家。1万多家口罩厂商中有97家注册地位于湖北仙桃,其中明确经营范围含生产医用口罩企业数量仅5家。此前王晓东也透露,仙桃仅有两家企业生产美国标准的医用防护服。

即使是口罩生产大国,医用口罩却非常匮乏。工信部此前表示,中国口罩产量达到一天1000万只以上,但医用口罩产能每天只有60万只。

凤凰网财经还了解到,为了保证口罩质量和控制价格,近期,当地政府已关停了多个民用口罩厂和不达标、生产三无产品、假口罩的厂商,多家口罩厂商还收到了处罚罚单。

仙桃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发文称,1月28日,为开展防护用品质量安全检查,保障口罩和防护服正常生产,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班子成员牵头,分为10个检查组,出动执法人员300多人,对全市无纺布企业及有关经营单位进行全面检查。

2月2日,仙桃市疫情指挥部发文通告。通告称,要加强市场监管,从严查处违法。要对通过巡查、检查、举报投诉等各类渠道发现的违法行为,要迅速组织力量从快从严从重查处,涉案产品一律依法扣留。

风险太大,一抓重罚,一些民用口罩厂也打了“退堂鼓”,“人工、材料也贵,价格透明化了,也赚不到什么钱。”

也有民用口罩厂商质疑政策“一刀切”了。“民用确实达不到医用的防菌标准,但也不能说是‘假口罩’,只是一些人拿到药店去卖,误以为是医用口罩了,但其实超市可以正常销售,也不会被查。目前医用口罩紧缺,民用口罩可以部分替代,我们自己就戴民用口罩。”一位被关停的民用口罩商说道。

多位口罩厂商还向凤凰网财经透露,目前全国大型的医用口罩商和一些民用口罩厂商都由政府主导生产、采购和配送,销售环节基本由政府统一调配。“优先湖北,其次是调配供应本地。所以批发商进不到货,普通人更难买。”

“政府会每天下达指标和任务,每天数量都在变化,我们只负责生产。”一位仙桃的医用口罩厂商对凤凰网财经表示。

政府统一收购利差多少?该位医用口罩厂商并未透露。

“除了政府调配,一些厂商还会私下存些货,自己高价卖出去。”一位厂商说道。

02

原材料公司:订单已排到3月中旬

“缺滤材。”这是口罩厂商复产后的共同心病。

滤材是口罩核心材料中的核心。N95、医用外科口罩实现“防病毒”的手段都是依靠“过滤层”吸附、阻隔病毒等微颗粒,过滤层主要由聚丙烯熔喷超细纤维构成。

根据公开报道,目前全国各地多家滤材生产公司已紧急召回员工,进行口罩滤材复产,有的工厂甚至在春节前就接到通知复工。

“公司取消了部分员工的春节假期,所有口罩滤材生产线都已复工,24小时运行。材料生产完后,由政府统一调配。”一家滤材公司厂商对凤凰网财经表示。

不过,滤材公司同样面临着招工难问题。

“我们虽然开三倍工资,但很多员工都被隔离在家,各地封路,工人买不到返程票,完全复工很难。”塑料厂公司管理人员杨力(化名)说道。

为了复产,杨力挨个给工人打电话,但最终确认能返程的员工不到30人。无奈,他只有临时外聘本地员工。

另一家滤材公司老板也提到,工人远远不够,电话被打爆,接到的滤材订单已排到3月中旬。“因为产量有限,公司一般优先给政府采购单位。”

需求的增加、人工成本高企直接造成了口罩原材料的暴涨。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普通口罩滤材价格已经从过去的3万多每根涨到了8万多,至少翻了一倍,有些材质甚至翻了三四倍。

为何过滤材料成了最紧缺的原材料?

从口罩用料来看,医疗用口罩一般为多层结构,原料以高熔指纤维聚丙烯(简称“PP”)为主。目前国内高熔指纤维生产企业共31家,2019年国内产量约90万吨。一吨可生产一次性外科口罩90-100万只,而生产N95医用防护口罩只能是20到25万只。作为口罩的上游,这个材料主要由包括中国石化、上海石化、卫星能源等公司供应,相对充足。

然而,作为产业链中上游的滤材生产企业却相对较少,且产能不足。凤凰网财经不完全统计,公开报道中宣布开工的滤材公司不到10家,包括欣龙控股、泰达股份、洁特生物、金海环境、亿茂滤材、中瑞环保、俊富公司、再升科技等公司。

部分公司的主营业务还并非是口罩滤材。比如泰达洁净口罩过滤材料的2018年销售收入为2972.36万元,占其营业收入的31.24%,占泰达股份营业收入比重较小,仅为0.15%。

洁特生物更是出现“口罩乌龙订单事件”。董事长袁建华在1月22日挂牌仪式中“吹牛”公司要紧急生产1000万个口罩,并表示刚接到广州市相关部门的200万个口罩订单。但很快公司澄清,由于原材料储备不足,难以完成200万个口罩的供货。

洁特生物的口罩业务主要由子公司广州拜费尔空气净化材料有限公司经营,业务占比并不高而且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一些公司甚至不惜紧急调整生产线来生产过滤材料。比如金海环境召回绍兴地区的员工回厂,并24小时进行生产,将生产过滤材料生产线转为生产用于N95口罩的过滤材料。公司称,过滤材料业务占比预计不到10%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滤材相关上市公司,股票都遭到了爆炒。

未来是否会有风险?是否产能过剩?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近日给了回应,“疫情过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只要符合标准,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组织生产。”

03

经销商:有货也不敢进 怕被举报

“之前N95口罩进货后放过期了也没人买,现在有钱也拿不到货。”一位药店老板说道。

“一罩难求”成了这个春节最真实的写照。买口罩变成了摇车牌号,买上口罩像中了彩票,一次性口罩反反复复用一周……

“我们科室收诊的都是确证病人。医院会尽量保证每人一天一套,如果缺东西会用其它东西替代。为了省口罩和防护服,我们一待六七个小时不吃不喝,因为换了就没有了。”一位协和医院护士对凤凰网财经表示。

张弘是一个老北京,做了几十年的药店生意。他的药店在大年三十那天就没有口罩库存了,至今也没拿到货。“我此前库存一两百包(每包20个薄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但两天就卖空了,在疫情之前,每天只能卖8包左右。”

张弘后悔当初没给自己多留几袋口罩,导致留给员工的口罩都不够了。为了节约仅剩的三包口罩,张弘将春节值班员工从四位减少到一位。“能节约点就节约点,我现在也尽量少出门。”

另一位口罩批发商告诉凤凰网财经,“此前进货的那家仙桃口罩厂停产了,自己手里也断货了,一个库存都没了,现在只能关在家里不出门。”

当口罩成了全民“必需品”,价格自然“一浪更比一浪高”。“一次性口罩从过去每包(10个)2元涨到了每包36元。N95口罩基本半个小时一个价。”张弘说道。

不仅是国内,国外也“一罩难求”。凤凰网财经了解到,包括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地部分城市口罩已经脱销了,且“一天一个价”。比如巴黎,此前50只装的FFP(欧版)口罩价格从每盒15欧元涨到了近200欧元(约人民币1500元),100只装的一次性口罩从每盒20欧元涨到了100欧元(约人民币767元)。

厦门更是实施“摇号买口罩”。

据《厦门日报》消息,厦门自1月29日起实行“口罩预约登记”制度。厦门户籍市民或在厦门缴纳社保的人员只需进入“i厦门”微信公众号,点击口罩预约,即可在线登记,摇号购买。

“大理请把物资还给重庆”上了热搜。一批发往重庆的9件口罩,被大理政府紧急征用。重庆曾发函要求索回物资,但口罩已发放无法追回。

近期,湖北又有多家医院口罩等物资告急,库存显示为“0”,医务人员“紧衣缩食”。

戏剧的是,就在全民都在寻口罩时,凤凰网财经发现了一个怪象,一些能拿到货的商家反而“蹑手蹑脚”了。

“即使能拿到货,现在也不敢进货。价格太高了,风险太大了,怕被举报了。”张弘说道。

据不完全统计,近期,包括北京、湖北、上海、广东、浙江、江苏、江西、福建、深圳、四川、重庆、天津等近20个省份的市场监管部门发布医疗用品与药品价格提醒告诫书,严禁相关经营者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推动口罩等医用商品价格大幅上涨。

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直至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对情节恶劣的典型案件,将予以公开曝光。

2月4日,北京就查获一起了贩卖假口罩案,其中包含9001型号(无空气阀)和9002V型号(有空气阀)口罩共2万多只假冒3M口罩。

“确实有很多发‘国难财’的,我们本地一家店卖的口罩轻轻一撕就坏了,还卖3块钱一只,后面就被举报了。”山东一家药店老板说道。

不过,这也让多个经销商更加忐忑,担心被“错杀”,所以,他们选择了“按兵不动”。

“一般厂商都不会给发票,他们也知道卖得贵,不敢担风险。但是我们药店要开发票,万一居民拿着发票举报了,那可是要赔很多钱呀,所以,还是不卖了。”张弘说道。

另一家药店老板说道,“有渠道能拿到一次性医用口罩,每只5块钱。拿货已经很高了,加之物流只有顺丰送货,只能卖高价,不能卖个口罩亏了吧?”

什么时候不再“一罩难求”?

一位经销商说道,“别着急,再等等,等口罩不再是必需品。”

来源: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  作者:鱼玄机 远山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仓库管理面议

苏州 ·苏州永玛特服装有限公司

成本分析师4K-5K

福州 ·阿帕索国际有限公司

QC跟单7K-8K

上海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针织服装厂品控主管面议

缅甸 ·南京万德盛纺织品有限公司

外贸业务员6K-8K

南昌 ·江西风时服饰有限公司

实验室助理3K-4K

南昌 ·江西风时服饰有限公司

质量及体系管理部经理(QA经理)8K-10K

南昌 ·江西风时服饰有限公司

外贸业务员4K-6K

南昌 ·江西风时服饰有限公司

应届毕业生3.3K-5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应届毕业生3.3K-5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