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2020年服装业错失“开门红”

2020年服装业错失“开门红”

核心提示: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蔓延全国。它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进而冲击了正常的经济秩序。

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蔓延全国。它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进而冲击了正常的经济秩序。

餐饮、零售、影视、旅游等产业从业者,都在疫情之下停下脚步。

餐饮品牌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的“2万员工待业,贷款只能发3个月工资”的说法,把自己的困境传递给外界。

广东餐饮协会的问卷调研报告更直言,客流、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餐饮业将在1-2月内引发闭店潮。

酒店住宿业也“危在旦夕”。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发公开信,假如疫情持续6个月,各类门店仅人工成本就36亿,“加盟商和我们合起来都负担不起”。

影视行业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冷清春节档,影片撤档,影院停业,比照往年数据,2020年电影市场开年的损失在130亿左右。

寄希望于返乡置业行情的房企,原有计划也纷纷落空。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从1月下旬开始,大部分开发商的成交量相比往年春节期间暴跌了95%。

大企业尚且如此,小企业何堪?往更广的行业范围看,我国中小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的95%,吸纳就业人数占城镇就业人口的80%。

面对这场全国范围内的疫情,风险抵御能力本就不高的中小企业受冲击最为严重。资金链、市场订单、员工成本等难题,考验着企业的经营者们。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政府也开始出台各类扶持政策。延迟社保缴纳、减免房租、提供优惠信贷支持……,从中央到地方,群策群力,助力企业渡过难关。

北大国发院教授陈春花认为,防控疫情同时,要打一场防控中小企业倒闭的战争,不仅要依靠政府的支持,还要企业奋力自救。

“冬装1折,春装新款低至5折。”

以微信群为主的销售方式从2月起开始越来越多。2月5日一个服装群中,美特斯邦威的经销商发出促销海报和购物链接。

链接中,原价五六百的商品打折后在20~300元左右,下单后由总部发货。

经销商王江一边卖货一边说,自己的100多家店全部是线下店,目前因为疫情都停业了。

在河南服装企业中,女裤品牌逸阳是出了名的“电商高手”。因为疫情,逸阳也先后暂停了全国700多家门店的营业,线下造成的损失最高达3000万。

不过因为电商占比高达60%,线上损失远远小于线下,仅为线下的三分之一,电商也成为逸阳消化库存的重要渠道。

有多年服装从业经历的徐卫东,正在忙着对接防护服的需求,很多服装企业接受政府的指派,主动调整生产线,帮助生产防护用品和材料。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服装行业今年的“寒冬”显得格外地长。

多品牌被迫暂停营业“春夏两季销售预估损失3000万”

“我们的营销和销售,都会受到很大的一个影响。”逸阳营销总监周治军提到,因为春节销售下滑,加盟商原先订的产品还有40%没有提货,再加上我们是生产销售一体化,公司有2000多名员工,安全性也是很头疼的一件事。

除了将营业时间从初八延后到农历十六,周治军表示,开工后也会分批次上岗,严格监控员工健康情况。

而线下销售占到逸阳服饰的40%,周治军预测,如果疫情延续到3月底,可能会影响春夏两个季节的销售,初步估算损失在2000~3000万,占全年线下销售额的15%左右。同时线上销售也受到影响,电商目前下滑了1000多万。

“疫情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现金流。”上海东宙时尚学院首席学术官徐卫东指出,无论是直营模式,还是加盟商体系,停止营业后最大的困难就是现金流。

1月底以来,受疫情影响,多家国内外品牌开始宣布暂停营业。

2月4日,Nike宣布将暂时关闭中国约半数门店,剩余店面将缩短营业时间。

Nike预计,其在中国的营运将受到“实质性影响”,3月发布的财报会涵盖相关数据。

美国经典牛仔品牌Levi’s李维斯母公司表示,该公司近期关闭了中国市场半数门店,预计占集团收入的3%,这将为集团短期增长目标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优衣库、Gap、H&M、雅戈尔等也相继发布了停业通知。

业内人士给服装行业做了一笔账:品牌服饰在春季为销售旺季,通常1月底-2月底的销售占比达到全年的10%-15%左右。

疫情期间,线下无法正常生产销售,这将直接导致全年收入影响降低8%-10%。假如一家企业员工有150人,月工资、房租、税、水电等累计1个月,损失可至100-200万。

“非典印象太深刻了,还好这次我们做了提前准备”

2019年12月25号,就在疫情全面爆发的十几天前,逸阳服饰刚刚开完了夏季货品订货会。

“1月10日,湖北的客户反映当地存在的情况,公司马上提高了警惕。”周治军感慨到:“2003年的非典,印象太深刻了,还好这次我们做了提前准备。”

曾在美特斯邦威担任企划总监的徐卫东,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敏感地察觉,除了现金流,库存是服装企业将面临的第二座大山。

“因为2019年本身就是暖冬,整个中国服装行业的库存就相当大。”徐卫东坦言,三到五月份是春夏销售高峰期,又是服装行业非常重要的做秋冬订货会的一个时间节点,如果这两个时间点都受影响的话,对企业的挑战会比较大。

库存的提前管控成为逸阳这次减少损失的关键。

“非典的时候,所有企业都没有应对的经验,没有一点预见性,企业除了熬没有别的办法。”周治军庆幸,这次提前有了心理上的准备。

周治军介绍,订货会后在做计划单的时候,对于可能补货的爆款产品,逸阳有意识地减少了订单,同时引导客户少订货,一个款式只进一套,卖完了再补货。而在平时,客户一个款式要预订3套左右。

“往年要下到40%,今年只下到了5%。”周治军感慨到,如果那些货品一旦生产出来,客户不提的话,那这次对我们的影响可不是两三千万能打得住的,估计得有七八千万。

服装企业加急生产防护服等应急物资

“纺织服装属传统产业,大多是属劳动密集型,劳动力的不足,影响产业生产。人的流动减少,必然会带来消费减弱。”浙江羊毛衫协会会长吴炳明坦言,1月23日浙江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情一级响应以来,疫情造成的影响日趋加剧。

曾经拥有互联网背景的他,一直希望推动服装时尚产业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转型升级,保持产业链完整性,也能促进企业技术进步和降本增效,提升抗风险能力。

“宏观看,2019服装就很不乐观,加上开年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零售行业独立评论人马岗给出了服装行业目前急需采取的措施,考虑企业的渠道结构,是否能支撑线上销售+社区前置仓库+导购微商进行商品销售?考虑产品的库存积压,如何进行供应链的安排,以降低企业的损失?前瞻性的考虑功能性和创新性产品,能从穿戴防护方面开发1~3个SKU产品,以在特殊情况下应急;建立快反供应链,应对极端环境下商品的供需问题。

马岗提议,防护服是否可以作为大型服务生产企业的常备设计,并有弹性面料准备。“如果服装企业能前瞻性地考虑到这个问题,防护服就不会这么缺。”

事实上,疫情发生以来,除了捐款捐物,服装企业已经开始响应政府号召,加急生产防护服等应急物资。

红豆股份2月3日晚发布公告表示,将在取得《江苏省紧急医用物资防护服、口罩应急生产使用备案批件》后,生产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生产产品将服从政府统一调拨,不对外进行销售。红豆股份测算,预计量产后的医用一次性防护服产能约为6万件/月,涉及的销售收入约为1200万元/月。

不过,红豆股份提示,相较于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24.83亿元占比较小,且不以取得盈利为主要目的,不会对本年度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据红豆股份现有经营范围,公司可从事一般劳动防护用品、特种劳动防护用品的制造加工、销售。据了解,红豆股份成熟的服装生产技术,为一般防护服实现快速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红豆负责人向搜狐财经介绍,公司启动防护服项目后,紧急召集了当地200名熟练的工人进行防护服的生产,以“秒改”的速度,将西服生产线调整为国家急需的防护服生产线,由于工人此前没做过防护服,需要相关的培训和指导,最刚开始的量产是每天1000件,随着生产流程的改进和流程,现在每天量产可达7000件,量产后预计一般防护服产能约为20万件/月。

2月5号中午,红豆股份生产的第一千件一般防护服顺利发出给执勤在一线的无锡公安和城管。

据红豆知情人透露,大概下个礼拜可取得生产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的相关批复。待资质批复后,数以万计的医用防护服将源源不断送往抗击疫情的一线,解燃眉之急。

此外,红豆股份在非典时期也曾加紧生产医用口罩,口罩日产量达20余万只。提及这次为何没有生产口罩,红豆表示,公司目前还在准备中,这次的冠状病毒较非典时期有所不同,对于口罩的级别和生产环境的要求比较高,而医用防护服及口罩均需要获批之后才能生产。

2020年1月27日,雅戈尔宣布将研发新型口罩用于病毒预防,研发成功之后将马上投入生产。

此外,中国柒牌、山东如意等服装品牌也紧急加入到防护服的生产中。

“据我所知,服装行业现在都还是积极投身在这一块的。民间力量起来了,大家对战胜疫情还是很有信心的。”徐卫东目前正在忙着帮助政府对接防护服生产的需求。

不过,据他反映,服装企业这时生产防护服并非为了营收的考虑。“对有实力的企业来说,扛过这几个月应该问题不大,所以他们都在积极地承担社会责任。”

“预计5-6月零售端数据将有所复苏”

2019年是服装行业的寒冬。

消费品工业司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企业13760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3077亿元,同比下降0.2%;利润总额685亿元,同比下降3.4%。

连锁品牌拉夏贝尔上市2年后业绩大变脸,去年巨亏或达21亿,一年关店4469家。运动品牌贵人鸟2019年最高预亏9亿元,连亏两年面临退市风险。

此外,太平鸟、美邦服饰、如意集团等都面临净利润下滑的风险。

“经济停顿,我相信是没有一个行业会不受影响。”徐卫东认为,目前挑战更大的是日常现金流要求非常大的快周转的快消行业,其次是周期比较长一点服装行业。

回忆起2003年的非典,徐卫东感慨道:“非典时期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朋友圈信息,其实当时很多企业也都是到了生死的临界点,记得很多朋友当时有聊过,如果再过一两个月就真撑不下去了。”

太平洋证券、东方证券、光大证券等近日在复盘SARS对服装行业的影响时提到,2003年6月,非典疫情接近尾声时,服装社会零售额增速即开始迅速回升。2003年6-12月的当月同比增速均保持双位数增长。假设本次疫情从高峰期到尾声期都是3个月的时间,推测新冠肺炎的影响在4月基本结束,预计5月-6月我们或能看到零售端数据有所复苏。

“疫情加速消费向线上渠道转移,线上销售受影响相对较小。”华西证券、太平洋证券指出,不同与2003年电商起步的状态,服装公司目前电商渗透率占比已达20-30%。长期来看服装行业逐渐进入存量市场,优质龙头品牌竞争优势凸显,中小品牌经营风险较大,疫情将导致其加速退出市场。

“2020年本来也是市场大洗牌的状态,赶上疫情会加重一些洗牌逻辑。”徐卫东相信,大战之后必然有更好的、更有生命力的企业会成长起来,现在很多有实力的企业在当年都是小微企业。(王江为化名)

来源:搜狐财经  作者:李文贤、郑青春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男装制版师8K-12K

海宁 ·浙江一森服饰有限公司

纸样师6K-8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尾部收发员4K-4.5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裁床拉布3.5K-4.5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客服专员4K-6K

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品牌策划推广经理5K-12K

宁波 ·宁波培罗成股份有限公司

品牌授权总监10K-20K

杭州 ·武汉猫人云商科技有限公司

零售运营6K-10K

武汉 ·武汉猫人云商科技有限公司

陈列经理8K-12K

武汉 ·武汉猫人云商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分析专员4K-6K

武汉 ·武汉猫人云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