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快时尚的环保人设,早该崩了

快时尚的环保人设,早该崩了

核心提示:就算佟丽娅代言,快时尚的环保大戏也是真不香。

就算佟丽娅代言,快时尚的环保大戏也是真不香。

商业始终欲求不满、奋力向前,环保却一直要我们止步回望,这两者注定是背道而驰的。

这段时间,应该算得上是大家消费欲望最低的时候。所有计划好在开春时购置的新装备,都被“没法出门”“暂不发货”“送不进来”所阻拦。

满腹需求只剩吃喝日用,线上买菜要靠抢,防护及消毒用具占了购物车大半空间。平日里买根葱都论根的南方人,也被迫跟上北方人囤菜的步伐。

兴致勃勃打包回家的一箱衣物,只有睡衣被多次翻牌。当每个人的欲望被降到最低,所有消费的动机都不免受到重复审视。

疯狂消费的趋势,曾是被广泛诟病的时代商业陷阱。或许是良心发现,又或者是让消费看起来更加“合理”,近几年“可持续”的口号逐渐甚嚣尘上,不少商家开始标榜自己为环保做出的努力。

H&M每年都推出上一年的可持续发展报告,鼓励消费者以旧衣换取优惠券,更放话要在2020年实现100%使用可持续棉花;

Zara不甘示弱表示也要跟上,只是时间往后延了5年;

Gucci、Versace等奢侈品牌接连宣布放弃使用皮草,期待时装周门外的动保示威者可以更少一些……

既然是对环境有益,那么也就是对我们的生活有益。尼尔森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近四分之三的消费者表示,愿意为了降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而改变消费习惯。

在H&M的宣传中,回收旧衣似乎成了比卖货更重要的事业。

然而,一旦有溢价牵扯,下单的手又开始犹豫起来。电商服务与营销平台Nosto在2019年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52%的消费者接受可持续趋势,但只有29%的消费者愿意为价格更高的产品买单。

无他,只是因为大多数人眼里声称环保的产品,不是设计单一、老气就是太贵。即便知道上哪买,也未必能确定那是否就是真的环保。

在接受《华丽志》抽样访谈的时候,就有消费者提出对环保品牌Reformation的质疑:“一件爆款动辄做出上万件,品牌方真的能找到这么多边角余料吗?”

边角料会有的,可持续材料也会有的。只是即便是再清晰的环保账,都经不起细看。明面上冠冕堂皇,背地里却避不开龃龉。

那些被粉碎的边角料旧衣服,都去哪里了?

可持续的快时尚品牌

不过是学会了自我分类的垃圾厂

都知道服装纺织行业对环境的影响,势如洪水猛兽。

棉花种植需要耗费大量的水、化肥、杀虫剂,无形中造成了严重的土壤干涸和污染;

在织物的加工和染色过程中,大量水资源遭到浪费和污染,仅一件T恤和牛仔裤就要消耗2万多升水;

造价相对低廉的化纤面料,都来自于石油炼取,这一过程又制造了大量有害气体;

最后衣物中细小的合成材料微粒,又在洗衣、粉碎后随循环系统流入河海,被鱼类吃掉,进入我们体内……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进垃圾桶,预估2030年会达到5000万吨。大部分旧衣会被填埋或焚烧,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亦显而易见。

传统产业有多可怕,品牌们的“可持续发展”口号就有多伟光正。

去年4月,H&M公布了2018年可持续发展报告,宣称使用可持续或再生材料的占比达到了57%,所使用棉花中有95%是再生或可持续来源。

在旧衣回收方面,H&M也始终走在前头。从顾客那儿收集到的旧衣,每年以万吨计。而这些衣服都交给了全球回收公司I:CO进行处理。

看起来很不错,但挪威消费者监管机构NorwegianConsumerAuthority却对H&M提出了质疑,指出他们的可持续性时尚系列H&MConscious女装系列涉嫌虚假营销。

无独有偶,麦肯锡亦发布报告指出,虽然可持续服装的产量正以每年5倍的速度增长,但市场份额依然很低。2019年上半年,只有不到1%的时尚单品是“可持续”的。

铺天盖地营销的环保时装,到头来只有这么一点?

可持续时装九牛一毛,积压库存倒是越来越多。

让我们来看看“环保先锋”H&M到底为可持续事业做了些什么:

除了前面提到的可持续材料使用比例,他们还与电商平台合作,开拓了线上旧衣回收渠道。各种新技术开发也没停,据说最新的细菌染色法能减少最多90%的用水量,连用电都大多来自可持续来源。

开源节流一通操作看似无懈可击,然而看看他们引以为傲的旧衣回收,有多少是真的用到实处了呢?

有研究显示,H&M于2017年回收来的17771吨旧衣,只有5%-10%被用于服装再制造,60%流向二手商店,6%用于焚烧设施的能源生产,其他则用于服装以外的纺织物再利用。

而烧掉的衣服究竟有多少呢?据丹麦电视台调查显示,2013年以来,H&M已经向丹麦的焚烧厂送去了60吨新衣服,其中一家发电厂光是2017年就帮他们销毁了15吨库存。

GlobalFashionAgenda2017年发布报告显示,全球消费的服装量翻倍增长,但其中仅有1%的服装被回收。敢情言之凿凿冲在环保第一线的快时尚们,不过是学会了自行分类、做好手尾的垃圾厂?

不是我们不相信品牌的可持续,而是在以刷量著称的快时尚面前,这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全球最大的快时尚零售商Zara,每年生产4.5亿件单品。如果以当今旧衣回收的速度来处理他们生产的衣物,可能要耗费十数年之久。

更可怕的是,H&M以旧衣回收奖励的名义向顾客发放购物优惠券,无形中又拉动了销售。这与可持续的理念,几近背道而驰。

你是否也曾为此动心?

此前接受时尚媒体Vogue采访时,H&M大言不惭地表示,尚不打算改变“季抛”的生产方式。

“我们可减少(现在的)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的企业)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道理是没错,但谁给快时尚这么大的脸来做清道夫呢?

品牌搞环保,究竟有多难

上世纪末,媒体们创造出漂绿(Greenwash)一词,专门用于形容只顾着在营销上走环保路线、却不见真正投身环保实务的行为。

2009年开始,《南方周末》引入了这一概念,并持续8年推出企业“漂绿榜”。看看这些榜上有名的企业,便可知其标准之严格。如果这个榜单至今仍延续的话,服装纺织产业怕也是有不少商家要中枪。

公然欺骗、故意隐瞒、双重标准、空头支票、前紧后松、政策干扰、本末倒置、声东击西、模糊视线、适得其反,为榜单所概括的十大漂绿表现。

要在生产制造的同时做对环境有益的事,并没有企业们说的那么容易。

首先是成本。要实现可持续,首先原料得够“绿”。但可持续原料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丰富。

以再生塑料为例,其生产量极大仰赖于塑料瓶的回收率。但各国的回收率都不高,欧洲都只有58%,更罔论其他回收管理不成熟的地区。

其次,瓶装产业本身对再生塑料的需求就很高,服饰产业再下场抢,无疑会导致饮料公司使用再生塑料的比例降低。塑料瓶可多次回收再利用,但服饰却不能做到这一点,只会延迟塑料被销毁的时间。

对服饰产业而言,使用再生塑料确实能降低成本,但却无益于环境。

那么只用旧衣行不行呢?同样存在技术壁垒。天然纺织品在回收时会被切碎,导致纤维变短,重新纺织更加困难,因而必须加入再生纤维以强化纱线,多少会对品质产生影响。

虽然分离回收棉和聚酯混合物的新技术已经在路上,但要广泛应用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另外,大多数企业并不具备处理回收物的能力,依然需要转手交给专业的处理机构。这其中是否也有利益交换?

看H&M一边开放服装租赁,一边发展二手服装销售,不得不感叹大公司就是会做生意,钱又生钱,无穷尽也。

以量取胜的时代过去了

留下的终将是更好的选择

真正贯彻实施“可持续”的企业,多半是“小而美”的。不是他们不想扩张,而是急速增长带给他们的,只有运营上的压力。

户外品牌Patagonia算是规模较大、名气较响的了,但他们的开店计划也不过是每年两家。

跟破坏环境的企业“绝交”,每年向环保机构捐出1%的销售额,没事就到社区里教人们怎么缝补衣物,在自家官网和eBay上开二手店,还打出广告让消费者不要买新款。

虽然这其中不是没有值得被挑剔的地方,但起码腰杆子能比快时尚挺得更直一点。

令人玩味的是,这则广告反而令其销量大涨。

其他品牌就没有满世界怼的底气了。

包袋品牌Freitag则选择用回收的卡车篷布、汽车安全带和自行车内胎来制作产品。

如此一来,每个包都是独一无二的,但这同时限制了其产品品类和受众人群。不喜欢的人不会碰,喜欢的人也不见得会一直买。

这倒是符合可持续理念一贯的倡导,但并不能给企业带来太多收益。

令人意外的是,如今的快时尚品牌活得并不太好。TOPSHOP、Newlook、Forever21先后败退离开中国,Zara和H&M关店不停。

这不由得让人猜测,所谓的可持续举措,或许只是企业自救的一根稻草。

说真的,与其一天到晚嚷嚷着自家产品有多么可持续,不如先把华丽的包装袋包装盒省了,别三天两头来个跳水大折扣。就这成本和质量,说自己环保,消费者都替你害臊。

环保时尚品牌Reformation有这样一句口号:“ Beingnakedisthe'1mostsustainableoption.We’re'2.” (赤裸是最可持续的选项,而我们就是第二选项。)

然而,商业始终欲求不满、奋力向前,环保却一直要我们止步回望,这两者注定是背道而驰的。

即便再努力说服消费者不要买新衣服,企业们依然无法阻挡消费者汹涌的好感以及必须“以下单来投票”的决心,也无法拦住听不进去的消费者转身去买竞店的商品。

如此说来,这段无法消费的时间,可能才是我们将环保与可持续贯彻得最彻底的时候。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首席设计师6K-15K

南通 ·张家港众智纺织品有限公司

制版师8K-10K

武汉 ·湖北展鹏服装有限公司

电商高级经理15K-25K

苏州 ·山东万丽时装有限公司

人事经理5K-10K

常熟 ·江苏迪欧服饰有限公司

生产经理10K-15K

湖州 ·湖州大港宝隆制衣有限公司

区域督导/开业店长6K-10K

安顺 ·深圳市香蜜闺秀服饰有限公司

区域督导/开业店长6K-10K

遵义 ·深圳市香蜜闺秀服饰有限公司

区域督导/开业店长6K-10K

贵阳 ·深圳市香蜜闺秀服饰有限公司

区域督导/开业店长6K-10K

成都 ·深圳市香蜜闺秀服饰有限公司

区域督导/开业店长6K-10K

重庆 ·深圳市香蜜闺秀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