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口罩,其实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口罩,其实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核心提示:新冠肺炎疫情所迫,“口罩”已经不再是个“配饰”,而是渗入人们当下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备受各行业关注的“主角”之一。时尚界亦不例外。

新冠肺炎疫情所迫,“口罩”已经不再是个“配饰”,而是渗入人们当下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备受各行业关注的“主角”之一。时尚界亦不例外。

四大国际时装周才刚落下帷幕,新冠疫情的影响却在全球范围内急剧加重,截止发稿前,全球已经有超过94000例被感染患者。为了防止飞沫传播、最大程度地切断传染途径,原本在人们生活中并不起眼的“口罩”,猝不及防地成为最紧缺、最必不可少的关键抗疫物资之一,所需数量及规模已经远远不是往常所能比拟。

井喷式需求增长让市面上的口罩产品几乎销售一空。中新社国际站数据显示,韩国2月份医用口罩的需求增长高达7650%。3月4日起,俄罗斯政府将禁止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部分医疗物资。德国卫生部长也表示,紧急情况下将限制口罩等物资的出口。目前法国政府亦发布政令,需要医生处方才能获取口罩,在5月31日前,将征用所有公共法人与私人所持有和生产的FFP2型呼吸防护面罩及医用一次性口罩。

于某些疫情重灾区而言,口罩与防护服等攸关生死的医疗资源已经严重出现供给不足的现象,靠社会募集、企业增产转产、多方捐赠方能得到一丝缓解。与此同时,在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的地方,“口罩”作为特殊时期下不得不使用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在防疫之余,还衍生出更多值得探讨的话题。

防疫还是美观?

从纽约、伦敦、米兰到巴黎,各大国际时装周的秀场内外,出现了不少“口罩”的身影。但比起防疫,那些活跃在街拍摄影师镜头之下的时尚博主们,似乎更注重如何让口罩融入其整体造型与风格之中。因此色彩柔和、相对美观的Pitta口罩以及带有图案装饰的黑色织物口罩,成为了不少人的使用首选。俄罗斯电视主持人Yana Rudkovskaya在出席Chanel发布会的时候为了呈现春天的感觉,为自己的黑色口罩粘贴了三篇品牌纸雕的山茶花,引得街拍摄影师竞相拍摄。然而,这些口罩都被证实对病毒基本没有防护效力。

同样,针对“口罩”的媒体选题也带来了争议。康泰纳仕集团旗下杂志《Tatler》在一篇名为《如何让传染病看起来更时尚》(How to style an epidemic)的文章里——这个标题本身也招致了一些批评——罗列了部分正在百货公司出售的、“不会影响美观”的奢侈品牌口罩产品供读者参考——这些口罩也不具备病毒防护功能。

在中国,经由媒体日夜普及,大众已经较为广泛地意识到具备真正防疫功能“口罩”的重要性。在此之上,人们开始探索其作为日常穿戴设备在美观与视觉呈现上的潜能和特性。与帽子、眼镜和头巾等产品类似,口罩正以一种特别的新型“面部配饰”的角色出现。对此,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掀起了不一样的话题讨论。

由微博用户@写手发起的话题'戴上口罩后的颜值变化'迅速走红,在微博获得了2.9亿阅读量,共45.8万人参与了话题相关投票。同一期间,微博上类似的热搜话题还有'戴上口罩后的你有多美'、'口罩妆出门必备'等等。聚集了众多美妆博主的小红书和Bilibili亦不例外,“如何在一群口罩里脱颖而出”、“学会这个眼妆口罩也遮不住你的美”等创作主题不断涌现,时尚消费平台蘑菇街也紧跟其后,推出了当下正热的“口罩妆”视频。

这些与口罩有关的美妆、风格搭配内容得以流行,的确体现出其中的需求所在,特别是在中国各城市地区陆续正式复工的时候,人们的外出活动开始增加,“口罩”也因此与职场、社交等生活的更多方面联系在一起。

以邻国日本为例,从1923年关东大地震引发的本州岛大火开始,到1934年的大流感以及之后的多起流感事件,加上“国民性病症”花粉症的持续影响,“口罩”已经融入日本社会生活中,被当地文化所接受,并成为人们的日常出行用品之一。时至今日,人们对于戴“口罩”的需求变得更加多元化——保护隐私、遮住素颜、防晒或保暖、避免社交负担等等,不再局限于健康考量。

东京立正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内藤谊人曾于2018年在日本电视节目上表示,长相普通的人戴上口罩后仿佛比之前好看了一点,这是由于人类大脑会对看不到的部分进行自动补全的“理想化”功能。这也从另一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口罩能像围巾、墨镜一样被普遍广泛地与美观、外貌样态联系在一起。

另一方面,频繁在公开场合戴着口罩亮相的明星们,又进一步将口罩带入公众视野。歌手Billie Eilish于今年1月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着Gucci黑色面纱口罩现身。Naomi Campbell、木村光希则在自己的Twitter和Instagram上以身作则,提倡人们一起戴口罩、加强卫生意识。为配合单曲“Thank U, Next”的发行,歌手Ariana Grande发售了同名主题的黑色泪滴图案装饰口罩。包括亚洲艺人欧阳娜娜、防弹少年团等,在外出时也常备口罩。

尽管目前欧美还存在因为传统思维(即认为佩戴口罩为生病患者)以及禁止蒙面法等现实原因,导致群众佩戴口罩尚未成为常态。但口罩公司Vogmask的创始人兼合伙人Wendover Brown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明星、演员、歌手和经常出差的人,会习惯戴口罩来保护自己的健康,这无疑使口罩开始正常化了。”

“全民口罩”之下,暗藏争议

但中国当下紧张的疫情局势,也让一些人对“口罩妆”这类现象发出了质疑。相比日本——人们花了较长时间、经历了诸多事件深刻认知到“口罩”之于卫生健康的重要性之后,口罩的次生需求才逐渐浮现并发展起来。而中国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前的“口罩”佩戴率相对较低,眼下也尚未进入“安全期”,多地还处于非常严肃紧急的抗疫状态。“口罩”作为应被充分发挥价值、合理利用的重要物资,在这个时候谈如何借助“口罩”保持美观是否会有些不合时宜?近来,互联网对此讨论不断。考虑到这一点,部分美妆博主或有影响力的网红在发布“口罩”内容创作的同时,也会对防疫事项稍作提醒。

“口罩妆”背后的争议问题,在Instagram图像创作博主@Maxsiedentopf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其发布的“如何于全球性致死病毒中幸存”(How to survive a deadly global virus)系列图片灵感来源于一位不得不使用橘子皮当作口罩的95岁中国老人——目前中国多地实施了外出即要戴口罩之规定,然而由于口罩紧缺,一些人只能“自制”或“循环利用”口罩。2月26日,该博主又为此系列图片设计了相应的T恤,并于网上公开发售。

“口罩这个物件本身,不是不可以出现在人们的艺术表达中。但是就这位摄影师发布的系列作品而言,他作为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以‘猎奇’的方式挪用了实际经受苦难的人们为了生存而作出的努力,”于美国攻读工业设计的留学生杨露晞对BoF表示,她是最早关注到该系列创作并于社交媒体上曝光的人之一,“我们的生活正符合了他们幻想里的末日美学”。

事实上,由类似敏感素材引发的创作争议已经不是首次出现。在Gucci 2018年秋冬时装系列中,一款饰有鲜红嘴唇图案的半蒙面黑色上衣,被指涉嫌种族歧视、对黑人族群不友好,于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广泛讨论与批评。对此,Gucci发布了正式的致歉声明,并表示已将该针织上衣从门店及官网上撤离。

“口罩“则更为特殊。从卫生健康的需求中诞生,其与更广泛的时尚设计间的联系,也早有迹可循。从1995年的Maison Margiela全蒙面时装系列开始,到今年纽约秋冬时装周上The Blonds与日本口罩品牌Pitta的合作,许多时装设计中都不乏口罩的身影。

但于当下而言,无论是在进行美妆创作、还是艺术设计,疫情所带来的特殊影响及严峻形势,都应当被纳入考虑范围,甚至,根据情况需要适当发挥自己的力量。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期间,全国超过3千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其中,鄂尔多斯、三枪集团和比音勒芬等多家服装企业也转而生产抗疫物资。

又或者,至少从个人出发,像马来西亚华裔Instagram博主@jeii_pong、越南博主@hai_phong_nguyen一样,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传播正确的佩戴口罩方式与理念。

以下,是BoF为你总结的时装设计与口罩/面罩之“渊源”所在:

1995年3月

设计师Martin Margiela为其品牌Maison Margiela推出全蒙面时装系列,希望通过这样“匿名蒙面”的方式让大众将焦点更多地放在衣服本身之上。至今该品牌仍以面罩为一大特色。

1998年10月

比利时品牌A.F.Vandevorst将其1999年春夏时装秀现场布置成医院病房模样,让模特们躺在病床上展示服装。

2007年10月

Louis Vuitton在其2008年春夏时装秀上,以一系列护士服设计和黑色半透明口罩拉开序幕,灵感来自艺术家Richard Prince。

2011年5月

中国设计师品牌Chi Zhang于北京798艺术区发布2011年秋冬系列,秀上展示了一系列防毒面具和口罩。

2013年12月

德国时装设计师Irene Luft在柏林时装周期间为其品牌的2014年春夏时装系列推出了多款以金和白为主色调的“防毒面具”。

2014年3月

Max Factor于新浪微博发起“上传创意口罩妆,一起抗雾霾”活动,参与者还有机会登上《嘉人美妆》杂志。

2014年4月

男装品牌Blackgateone于2014年上海秋冬时装周推出防雾霾定制口罩。

2014年6月

Marcelo Burlon旗下品牌County of Milan与英国口罩公司Respro合作,于佛罗伦萨的Pitti Uomo时装周上发布了4款口罩。

2014年7月

口罩行业先驱公司之一Vogmask与设计师Nina Griffee合作,在香港时装周上推出防污染口罩。

2014年10月

中国设计师尹鹏在中国国际时装周“乔丹·尹鹏运动装发布会”上,发布了一系列口罩设计。中国设计师品牌Masha Ma于2015年巴黎春夏时装周期间,推出了施华洛世奇水晶装饰的口罩配饰,被媒体认为旨在反映和抵御彼时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

2014年12月

潮牌Supreme发售其标志性Logo口罩,后来成为稀缺单品,价格被炒高。

2015年1月

日本设计师宫下贵裕(Takahiro Miyashita)与村山伸(Shin Murayama)合作,为品牌The Soloist 2015秋冬系列设计了一系列面罩。后来的时装秀里亦不乏口罩设计。

2015年2月

Louis Vuitton以Gaston-Louis Vuitton的个人非洲面具藏品为灵感,推出了一系列皮革配饰。

2016年9月

日本街头服饰品牌Bape推出了2款“鲨鱼”迷彩口罩,次年3月又推出了3款迷彩口罩。

2016年11月

印度设计师Manish Arora与Vogmask合作推出口罩系列产品。

2017年1月

Undercover在其2017年秋冬男装系列中,推出了印有“Brain Washed Generation”(被洗脑一代)字样的口罩,凸显了该系列的反乌托邦气质。

2017年5月

Virgil Abloh为其品牌Off-White的2017年秋冬系列推出了迷彩和黑白装饰的3款口罩。

2018年1月

Alex Mullins于2018伦敦秋冬男装周上,发布了“Face Kini”式面罩。

2018年2月

Gucci为其2018年秋冬系列推出了类似的“Face Kini”式系列面罩,蕾哈娜后来还戴了其中一款去参加科切拉音乐节。但该系列中一件饰有鲜红嘴唇图案的黑色半蒙面上衣因涉嫌种族歧视,引起了较大争议与批评。

2018年6月

美籍华裔设计师Alexander Wang的2019春季成衣系列推出了3款金属回形针装饰的黑色硬质口罩。

2019年2月

Marine Serre为品牌2019年秋冬时装系列推出多款R-Pur过滤式口罩产品。后来的时装系列中亦陆续推出新的口罩设计。

2019年9月

专业口罩公司Airinum与意大利品牌NemeN合作,推出了联名款口罩。

2020年2月

The Blonds与日本口罩品牌Pitta合作,于2020秋冬时装秀上推出镶满水钻与立体雪纺花朵的口罩配饰系列。同一期间,Blancore也推出了白色网纱与黑色绒线相搭配的口罩产品。

2020年3月

自意大利北部发生严重疫情之后,从米兰前往巴黎的时尚人士越来越多的戴上了口罩。俄罗斯电视主持人Yana Rudkovskaya在出席Chanel发布会时,佩戴装饰有山茶花的口罩引发关注。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Irina Li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质量工程师8K-12K

杭州 ·顶呱呱彩棉服饰有限公司

面料业务10K-20K

昆山 ·昆山华悦纺织服装有限公司

品控跟单10K-15K

上海 ·山东恩雅服饰科技有限公司

品控跟单10K-15K

上海 ·山东恩雅服饰科技有限公司

外发业务员6K-10K

嘉兴 ·嘉兴恒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外贸业务6.5K-10K

苏州 ·昆山华悦纺织服装有限公司

外贸服装业务6K-7K

昆山 ·昆山华悦纺织服装有限公司

婴童棉品设计师7K-12K

杭州 ·湖州名邦服饰有限公司

外贸业务员面议

武汉 ·武汉市武公服装有限公司

工厂IE经理8K-15K

无锡 ·无锡嘉纺纺织服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