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战略决策 疫中求机,优衣库供应商转型生产防护服

疫中求机,优衣库供应商转型生产防护服

核心提示:值得一提的是,经信委也表示因此给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将会依法予以合理补偿。彼时疫情当下,在各行各业陷入没有客流、缺乏订单、运力不足和现金流紧张等问题时,这笔来自政府的大订单对嘉麟杰无疑是天降喜事。

优衣库

2月初,在复工时间屡次推迟的时候,嘉麟杰(002486.SZ)先是接到了上海市金山区经济委员会要求生产疫情防控一次性隔离服的订单,首笔订单5万件并要求在2月4日晚交付。2月6日,嘉麟杰再次发布公告称收到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经信委)《生产能力应急征用通知书》,即日起全力做好原材料、人员调配,所生产的设计疫情防控的物资需经同意后向市场供给。

值得一提的是,经信委也表示因此给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将会依法予以合理补偿。彼时疫情当下,在各行各业陷入没有客流、缺乏订单、运力不足和现金流紧张等问题时,这笔来自政府的大订单对嘉麟杰无疑是天降喜事。

毕竟在嘉麟杰三季报的业绩预测中,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1000万-2000万,而上年同期还盈利1757.87万,同比下降156.89%-213.77%,而自从2015年以后,嘉麟杰一季度基本都是大额亏损状态,如今的疫情原本可能会让本就亏损的嘉麟杰“雪上加霜”。

虽然嘉麟杰一直以面料生产、销售为主业,但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嘉麟杰以往并没有覆盖防护服生产业务,在被征用的同时子公司上海嘉麟杰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嘉麟杰)受到当地监管局核发的相关医疗器械备案凭证,据天眼查显示,一周后上海嘉麟杰就变更了经营范围,新增“隔离服生产”、“医疗器械销售”等业务。

受此消息影响,二级市场上嘉麟杰股价开始上扬,最高时较年后开盘涨幅近116%。据嘉麟杰3月10日发布的减持结果公告显示,在2月7日-10日之间,控股股东上海国骏几乎同时减持343.34万股,而其一致行动人东旭集团也在去年12月末至公告日前累计减持616.56万股。

代工优衣库、阿迪达斯,主业遇紧,现金流承压

嘉麟杰原本的主业是从事运动、休闲领域高端针织面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各类高档时装的生产和销售,包括起绒类面料、高档羊毛面料、功能性运动面料等以及涤纶、尼龙和羊毛的品类的成衣。

从2019年半年报看来,成衣的销售额占到总营收70%以上,面料反而只占少部分,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嘉麟杰有73.36%的营收来自海外,内销收入只占不足3成,在国外疫情开始盛行,门店纷纷停业时,必然会对营收造成不小的影响。

事实也是如此,嘉麟杰面料业务的主要客户为美国Milliken公司旗下高端面料品牌“POLARTEC.LLC”,2018年时来自POLARTEC.LLC的收入占公司面料销售收入69.46%,而成衣业务的主要客户则为ICEBREAKERNZ LTD.、唯品会、优衣库等,在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时,董秘表示公司也承接了阿迪达斯等品牌的代工业务,并且生产的相关产品全部外销。

近期,国外疫情开始爆发,欧美时尚零售商纷纷采取措施减轻销售冲击和库存压力,包括削减服装工厂的订单、打折促销等措施。近日,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宣布从3月17日起,美国境内50家门店全部暂停营业,此前优衣库还关闭了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的门店,另一边耐克也关闭了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及地区的零售门店,阿迪达斯紧随其后也将欧洲和北美的全部直营门店暂停营业。

另一家优衣库、阿迪达斯等品牌的代工厂申洲国际(HK.2313)在财报中表示“疫情对相关客户的收入影响尚难评估”,虽然暂时产能利用率未受重大影响,但若疫情短期内不能得到控制,未来将可能会有所影响。

对于嘉麟杰也是一样的结果,从2018年年报来看,前5大客户销售占总营收比例高达61.78%,其中成衣客户销售占比约43.68%,而近日,在互动易平台上嘉麟杰董秘唯独跳过没有正面回应关于国外正常业务订单是否被大规模取消的质疑,不过在27日的公告中嘉麟杰称暂时尚未发生境外客户因疫情导致订单取消的情况,但公司产品外销地包括韩国、意大利等疫情“重灾区”,未来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另外,来自政府的大单某种程度上也挽救了嘉麟杰的现金流,2017年年报时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2460万,回复问询函时甩锅给亏损子公司,但事实证明,在剥离亏损资产之后,2018年经营现金净流出略有收窄,但随后又出现反弹,2019年三季报显示,合并年初至报告期末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6110.77万,换句话说嘉麟杰本身经营现金流问题并没有解决。

停止征用后,忙里偷闲,筹划防护物资生产出口

在各地医疗队陆续撤回,湖北逐渐解封之后,国内对于隔离服等防护用品的需求量也逐渐下降,3月27日嘉麟杰收到了上海经信委终止征用产能的通知书,目前上海市已停止对公司产能的征用,以后将自行安排生产与销售,此前董秘曾回应在征用阶段时,嘉麟杰所生产的全部隔离服与隔离帽等防护物资并不能够对外供货和出口。

同时在公告中嘉麟杰也给出了后续业务的安排生产计划,除了赶紧弥补此前征用产能期间原有主营业务订单的排产,已有资质的子公司上海嘉麟杰还将继续进行疫情防护相关产品的生产及销售。

3月13日,嘉麟杰在原有隔离服帽生产的基础上另外成立了新公司北京宜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宜千),短期内将投资建设两条口罩生产线,未来将开拓个人健康防护产品相关业务,据天眼查显示,在公司经营范围中也显示只能生产第二类医疗器械,疫情除了给嘉麟杰带来订单之外,可能也给了它的业绩一条出路。

值得一提的是,3月23日时董秘曾表示当时嘉麟杰隔离服产能为2万件/天,医用帽产能为4万件/天,虽然需要根据政府下达的提货单进行排产,每日销量有所波动,但这已经是全部征用后的最大产能了,征用期间嘉麟杰暂停了原有主业全部订单的排产,但目前已有订单基本都需要在上半年交货,在征用结束后马不停蹄弥补产量缺口时,未来能够生产出口防护物资的产能将会大打折扣,并且嘉麟杰也透露虽然已经与国外的潜在客户进行前期接触,但能否转变为订单还不确定。

另外,截至目前上海嘉麟杰早已经拿到了我国的出口资质,但相关产品的CE证书和FDA证书还没有申请结果,据界面新闻报道,欧盟关于个人防护口罩(非医疗器械)进口的认证时间通常为半年左右,而非无菌医用口罩认证需要2-3个月,无菌医用口罩认证则长达1-2年。

目前,由于出口需求大,国内协助申报认证的第三方咨询机构出现向企业颁发非法规授权或不具备相关资质的认证公告机构颁发认证证书的现象,不过,20日偶们发布应急审批法规,即使符合评价还未完成,也可以允许在一定时间内进行销售,但将会重点抽查防疫类产品。而有关业内人士也表示,疫情结束后,颁发了违规证书的认证机构和不合规口罩可能会迎来一波清算。

来源:蓝鲸财经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羊毛衫业务助理面议

苏州 ·苏州永玛特服装有限公司

羽绒服设计师6K-12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品控经理面议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面料采购面议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采购经理面议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买手5K-7K

嘉兴 ·浙江雪豹服饰有限公司

采购经理10K-18K

广州 ·广东领英科技有限公司

面辅料采购开发5K-10K

湖州 ·湖州永冠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QC跟单5.5K-8K

无锡 ·无锡睿知博服饰有限公司

往来会计4.5K-6K

杭州 ·杭州兰本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