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领导力 领导力 如意董事长邱亚夫:山东如意集团并不想做中国的LVMH

如意董事长邱亚夫:山东如意集团并不想做中国的LVMH

核心提示:2019年之后,一系列的债务危机相继被曝出,让一度风光无限的如意在收购并购道路上突然谨慎低调了起来。

“外界对我们收购时尚品牌的一个大误解是我们希望像一些传统时尚业巨头那样通过资本运作来搭建品牌矩阵,从而成为所谓的中国版LVMH,其实不是的,”山东如意集团董事长邱亚夫如是说。“和他们不一样,如意集团发迹于传统纺织制造业。因此不论是企业并购还是开拓新业务,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以下三个战略发展重点:高科技面料、自动化生产以及时尚品牌经营。”

自2016年以来,山东如意集团(此下简称“如意”)开始高调收购全球时尚品牌,很快便有了“中国版LVMH”这一响当当的名号。然而2019年之后,一系列的债务危机相继被曝出,让一度风光无限的如意在收购并购道路上突然谨慎低调了起来。

1

据Vogue Business估计,截止2019年6月,如意的债务规模达到了341亿元,债务规模相比2013年时翻了三倍。2019年10月,拥有“国资”背景的济宁市城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对如意进行35亿元的注资,以缓和危机,此举也让济宁城投成为如意的第二大股东。但即便如此,12月初,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穆迪仍然将如意公司债的信用评级从Caa3调低至Caa1。

曾经的收购狂“人”

如意的前身“山东济宁如意毛纺织厂”于1972年在济宁市正式成立,公司原本是济宁如意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01年,如意经过制度改革成为衣物、纺织品生产商。

过去的十年间,如意为了实现传统纺织企业的产业升级进行了一系列的合并与收购案,逐步构建出前述邱亚夫董事长所说的三大版图:高科技面料、自动化生产以及时尚品牌经营。

如意的第一笔海外大生意发生于2010年。集团斥资约31.4亿元收购了日本上市服装品牌Renown公司41%的股份,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2016年则是如意在全球时尚产业中真正扬名立万的一年。当年3月,公司宣布收购法国轻奢集团SMCP,一下子成为了Sandro、Maje、Claudie Pierlot等知名品牌的拥有者。这些品牌均以其独特的巴黎风格闻名海外且在中国市场拥有不小的热度。SMCP作为轻奢市场的龙头企业让如意尝到了甜头,该公司为如意带来持续稳定的增长,也为集团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一年后,如意再次斥资约20亿元收购了主营男装零售业务的香港上市公司利邦控股。这桩收购案完成后,如意获得了Kent&Curwen、Gieves&Hawkes、Cerruti等男装品牌的控制权。同年,如意斥资约8亿元收购英国奢侈品风衣品牌Aquascutum,并出手约1.1亿元拟收购以色列成衣制造商Bagir公司54%的股权。

2018年,如意宣布将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的新闻再次引爆了时尚圈,进一步稳固了大众对其欲成为“中国版LVMH”的印象。同年还有另一宗大型交易案发生,如意花费约141亿元收购了美国高科技纤维制造商Lycra公司。该公司在氨纶领域中占据市场垄断地位,生产的弹性面料常常被用于制造瑜伽裤、牛仔裤等日常产品。

频频大手交易适得其反

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如意的收购并购之路一直走得相当“如意”。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了2019年,才发生了许多不可逆转的改变。从去年开始,如意的公司债务开始迅速叠加,频频大手笔并购交易案带来的副作用正在显现。

Lycra公司的收购案直到2019年1月才正式完成,外媒报道其理由是有关部门的审核导致时间不确定。Bally的收购案则到今天也还未尘埃落定,尚处于审核阶段。此前,路透社报道,如意未能按时支付Bally收购案所需的约42亿元是延迟的主要原因。同时,以色列成衣制造商Bagir也表示没有收到2019年如意承诺支付的投资金额。2020年1月,Aquascutum的供应商之一Calvelex在香港以欠款违约为由起诉如意。而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Renown连年遭遇亏损,而品牌给出的理由是其无法从如意处收回约3.5亿元的欠款。这些财务上的纠纷正在严重影响如意的集团声誉,阻碍其成为“中国的LVMH”乃至走向世界的决心。

海外分析师指出如意过去十年间花费大约400亿元收购时尚品牌,这是直接导致公司深陷债务危机的原因。仅在2016到2019年期间,如意已经花费约283亿元进行海外收购。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身处财务纠纷中的如意仍然坐拥Sandro、Maje、Aquascutum、Kent&Curwen、Cerruti等知名品牌的控制权,它对全球时尚业的重要性不可小觑。

本月,Vogue Business in China独家采访了如意董事长邱亚夫,期间他正面回应了目前的债务问题并展望了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邱亚夫表示,目前外界对如意的误解有很多,其中最大的误解就是如意从始至终都没有希望借助海外收购成为“中国的LVMH”。作为传统的纺织制造公司,如意只为旗下时尚品牌提供战略上的协助,例如帮助它们与阿里巴巴、京东、寺库网等电商平台建立业务上的往来,如意并不会插手干涉品牌运营、创意想法等方面。

在谈到长年海外收购导致的债务问题,邱亚夫表示现阶段如意将会有效利用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以及政府支持来走出困境,同时,他对如意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和期望。

Q:近年来,如意完成了数宗大额海外收购案,为什么如意会放眼海外吗?

A:早在2010年,我们已经成为中国纺织业的一家明星公司。但当时中国的纺织产业还相对传统,如果我们保持现状继续生产一些低附加值产品的话(这个问题在行业很普遍),公司迟早会被淘汰的。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当时不去扩张深化发展的话,或许未来危机会更加严重,说不定如意这个公司都已经不在了。因此,我们决定在传统纺织这一优势不丢失的基础上,收购、并购一些海外高科技面料和时尚领域的领先品牌,通过这种方式完成如意的产业转型和升级。

Q:目前有消息指如意对Bally的收购案还没有正式完成,原因是如意这边财务状况有点问题。同时我们也看到Bagir这桩收购案也因为付款状况再度延期,对此您有何评论?

A:如意集团的发展战略是决定我们是否会在海外收购上做战略调整的基础。自从2010年收购Renown,再到最近我们完成收购美国Lycra公司,过去十年如意集团一直秉承海外收购的决心。

目前集团海外收购的快速扩张阶段已经过去。接下来的重点将是实现品牌之间的内部整合,所以你可能也读到了一些最近如意在企业并购上的调整和决定。

外界认为如意频繁海外收购的原因是想要复制传统时尚业巨头通过资本操作实现品牌矩阵这样的商业模式。但这并不是我们收购的目的。和传统时尚业巨头不一样,如意集团发迹于传统纺织制造。因此不论是企业并购还是开拓新业务,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以下三点:高科技面料、自动化生产以及时尚品牌经营。

Q:您刚才提到布局扩张的阶段已经过去,是不是意味着如意要放弃收购Bally和Bagir了?

A:关于Bally的收购案,因为我们还在和品牌方的董事会商讨细节,所以当下我不方便评论。关于Bagir的收购案,我们原定于2018年年底完成收购的,但因为政府有关部门需要更多的时间审核,收购案一度延期至2019年5月。而2019年以来,中美贸易战让纺织品和服装产业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时Bagir集团近几年的发展也达到我们在收购时谈好的预期,截至2018年它的埃塞俄比亚工厂还没有实现产能预期。目前,如意集团在与Bagir集团进行友好的协商,早日解决收购问题,同时确保双方的利益不受损害。

Q:去年,穆迪调低了如意公司债的信用评级。您认为这对公司有什么影响,您准备怎样修复集团受损的声誉?

A:信用评级对每个公司都很重要。我在第二个问题上已经回答过,如意目前的主营业务在以下三个方面:高科技面料、自动化生产以及时尚品牌经营。

高科技面料方面,如意集团在最近几年已经积累了很多科研成果。2019年,我们收购并成立了美国莱卡公司。二者的强强联合将使得如意集团跻身纤维面料开发领域的行业龙头。今年我们将推动莱卡公司在科创板上市。

自动化生产方面,如意集团在山东、宁夏、新疆等地投资建立了新的工业园区,并在当地建立了全球领先的智能生产线,旋转、编织、印染、制造等生产环节自动化程度大幅提高,我们也在传统纺织产业实现了“智能纺织”的目标。

时尚品牌方面,虽然集团在人才发掘和行业经验上有短板,但我们在阵痛后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里我想举香港利邦的例子,上个月公司发布财报显示,它在2019财年已经扭转净亏损的状态,实现了1.61亿港元的营业利润。

因此我对我们三大主营业务的利润率有信心。

Q:我们都知道企业并购伴随而来的是风险甚至资产流动性的枯竭,您打算如何遏制财政上的损失?

A:你说得没错,企业并购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得益于资本市场和政府扶持,如意集团才能够完成一系列的企业并购案。

现在如意集团已经完成了此前提到的“三驾马车”主营业务的布局:高科技面料、自动化生产、时尚品牌经营。接下来的战略重点将集中精力完成近年的债务偿还。我们将推动企业在上证A股、日本东交所、泛欧交易所三个证券交易市场上市融资来解决债务问题。

如意集团目前“弹药”还很充足,借助股票上市、债务转股权置换等方式我相信也能帮助集团缩减债务规模,降低举债经营比例。

Q:有人说“如意集团对地方政府太重要,所以不能倒”。作为当地迅猛发展的龙头企业之一,您认为山东济宁的地方政府会增加对如意集团的扶持吗?

A:中国有句话说得好,“打铁还需自身硬”。我认为如意集团的发展离不开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90年代,我们经历了国企改制的浪潮。虽然此前中国的纺织产业一直被国企垄断,但市场经济改革让纺织产业经历了一轮大洗牌。那些无法冲破发展瓶颈的企业很多都倒在了历史的车轮下。另一个例子是近几年出台的一系列“去杠杆”的监管政策,很多企业无法承受宏观层面调整所带来的压力,但我们依然在去年完成了7亿元的债务偿还。如果我们从更高的角度来看地方政府扶持如意集团的话,我认为政府会对那些符合市场发展潮流的企业进行扶持。

第二点我想说民营企业的性质决定了政府、国营资本在扶持私营企业方面有着积极的作用。去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意见》,推出28项新政支持民企,也坚定了国家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决心。

去年,济宁的国营资本通过市场交易收购了如意集团的非重要资产,同时也战略性地收购如意集团的股权。国营资本的加入不仅帮助我们很好地解决了资产合法性、市场化等困难,作为国营资本也能很好地避免资本流失的局面,这种合作模式是双赢的。

Q:新冠疫情的爆发对整个零售业都有很大的冲击。疫情的爆发对如意集团造成了哪些损失?疫情结束后,您将如何调整经营策略?

A:如意集团承受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是对纺织生产业务的冲击。相对严重的那段时间,国家的生产制造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我想全国所有的企业都有这样的问题。但经过不懈努力,二月的时候我们已经解决了产能问题,目前产能已经恢复到了100%。

第二个冲击是对时尚品牌的线下实体店。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对零售业的冲击最为明显。不过集团此前已经和京东达成合作,各大品牌在电商的布局已经初步完成。我相信电商能够促进销量,尽可能减少损失。

第三个冲击是未来的订单。目前问题还不明显,但随着在全球的不断扩散,我们认为订单问题将在不久后爆发。目前我们已经提前做好规划,相信能在大环境变化的情况下积极应对。

Q:您有计划缩减运营支出吗?

如意集团是否会在之后进行裁员来保障现金流?

A:目前我们没有裁员的计划。

Q:之前您已经和寺库网达成战略合作,并帮助旗下Cerruti 1881,Kent and Curwen,and DUrban等品牌在京东开设旗舰店,除了电商平台,您是如何考虑线下实体店的经营策略?

A:未来我们想为消费者重点打造时尚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能在不同的消费场景下提供商品和服务,线上到线下,并囊括整个消费行为阶段所有的场景,刺激需求、搜索比对、购买分享等等环节。其中我们将重点关注消费体验的提升,大数据和云技术将极大推动这一点。这个生态体系的建立不仅将帮助集团完善传统的产业链相关环节,集团也将借助物联网和大数据来建立与消费者间的双向沟通机制。

线下实体店将逐步改造成“高科技线下实体店”。当消费者进店之后,我们将会进行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我认为未来产业发展的重点将在买手的角色转变、数据支撑的消费需求分析、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自动化生产以及高科技时尚等领域中进行,也能帮助建立一个以消费者为中心的零售模式。

来源:Vogue Business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Woven Goods Sales Manager15K-20K

北京 ·北京阿尔法针织有限公司

市场营销经理面议

北京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线上运营主管面议

北京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新零售运营专员5K-15K

北京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互联网营销总监面议

济宁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电商经理面议

济宁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pp运营面议

北京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营销总监面议

北京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国内经营面议

广州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国内经营面议

上海 ·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