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场营销 市场分析 全球服装业遭遇困境:阿迪Q1暴跌、GAP员工停薪休假

全球服装业遭遇困境:阿迪Q1暴跌、GAP员工停薪休假

核心提示:目前来看,2020年上半年体育品牌生产和销售遭遇损失已无法避免,未来以阿迪、耐克为代表的国际品牌势必会加大对线上业务的投入,在数字化领域做出更大的改变。

近日,运动品牌巨头阿迪达斯(Adidas)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导致公司一季度净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9%,至47.53亿欧元;而降至6500万欧元的营业利润和高昂的运营成本更使公司净收入比去年同期大降96%,至2600万欧元,全球超过70%门店处于关闭状态。

据环球时报报道,在海外疫情爆发初期,阿迪达斯就曾公布一则数据表示,自春节往后的一个月阿迪达斯较去年同期的商业活动骤减85%。该公司还预测,第二季度的销售额将遭遇更大跌幅,预期同比下降超过40%,经营利润或将为负数。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爆发带来了十分严峻的挑战,即使是健康运营的企业也不可幸免。目前,我们专注于应对当前的业务挑战,并加倍聚焦我们在中国市场复苏和电商业务中所看到的机遇。”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罗思德(Kasper Rorsted)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阿迪达斯创办于1949年,以其创办人阿道夫·阿迪·达斯勒(Adolf Adi Dassler)命名。《财富》杂志公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中,阿迪达斯排名481名。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间财经表示,此前国际品牌一直以线下渠道的销售为主导。目前来看,2020年上半年体育品牌生产和销售遭遇损失已无法避免,未来以阿迪、耐克为代表的国际品牌势必会加大对线上业务的投入,在数字化领域做出更大的改变。

库存暴增

3月11日晚,阿迪达斯披露2019年度财报显示,公司全年营收达到236.4亿欧元,按欧元计算,较2018财年增长8%,全年净利润增长12%至19.18亿欧元。

作为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唯一仍保持全面运营的渠道,阿迪达斯的电商业务在剔除汇率因素的情况下,仍保持35%的增长,但这并未完全抵消实体零售的实质性收入损失。

阿迪达斯在财报中还提及,大中华区的销售额减少了8亿欧元,降幅达到58%。尽管阿迪达斯前两个月在亚太地区以外的市场收入增长了8%,但随后全球范围内的门店关闭产生的负面影响却抵消了销售额的增长。

另外,受疫情影响,阿迪达斯关闭门店数量超7成。阿迪达斯曾于3月17日宣布,出于对员工、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健康和安全的考虑,将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门店(包括品牌自营店和特许经营门店),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

4月中,阿迪达斯再度发布声明表示,欧洲、北美、拉美、新兴市场、俄罗斯和亚太大部分地区,几乎所有自营和经销商门店都暂时关闭,以上市场的批发和实体零售活动完全停滞。

与此同时,阿迪达斯库存大幅上升。4月19日,金融机构瑞士信贷(CreditSuisse)发布一份报告预警,除了关闭欧洲和北美门店造成短期销售损失以外,阿迪达斯还面临更严重的库存危机。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阿迪达斯的库存较前年同期大幅增加,从2018年底的34.5亿欧元提升至2019年底的40.9亿欧元。

对此,阿迪达斯称,这主要是阿迪为迎接中国的新年购物节准备了大批货物,但新冠肺炎爆发时恰逢中国春节,多家店铺暂停营业,顾客人数锐减,导致了货物的积压。

为了尽快清理库存,从3月8日开始,阿迪达斯在国内连续推出多个大规模的折扣优惠活动,囊括线上线下。时间财经在京东、天猫阿迪达斯旗舰店发现,五一期间均有促销活动,部分商品5折促销。

据澎湃新闻,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罗思德表示:“尽管目前形势严峻,但我仍对阿迪达斯所处的体育行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消费者对健康生活的渴望与日俱增,他们希望通过运动塑造更好的体型和保持健康。通过加快推动零售和电商业务的增长,我们将实现更好的长远发展。我们的定位非常正确,作为一家全球企业,我们的品牌拥有牢固的根基。”

程伟雄认为,当下用户需求的矛盾不是价格博弈,而是供应有品质、有性价比、有个性化的产品,用户价值最大化和体验服务的多元化需要得到极大满足;零售门店的线上线下互联互通,通过大数据驱动,品牌、产品、门店(平台)、用户等生态更趋闭环。

如何自救?

原本2020年是一个“体育大年”,受疫情影响,许多大型赛事被迫取消或是推迟。3月24日,一直处于“进退维谷”的东京奥运会最终还是被按下“推迟键”。

在此之前,NBA也宣布暂停2019-2020赛季余下所有比赛,联盟进入停摆状态。据《国际金融报》统计,自2020年年初至今,因疫情影响不得不延期、取消的大型体育赛事已超40项。

2020年以来,多家服装巨头业绩呈现下滑趋势。美国服装巨头GAP8万员工停薪“休假”,股票自2月份以来市值已暴跌60%。GAP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其门店被迫关闭,自2月份以来已损失10亿美元,预计到下周,现金流只剩7.5亿美元,公司岌岌可危。

阿迪达斯的竞争对手——耐克的日子也不好过。3月19日,美国投资银行Cowen发布一份报告,分析师估算,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大量门店关闭,NBA等联赛全面停摆,耐克集团截至今年5月底的第四季度销售额将下降约34%,受损幅度约为35亿美元。

国内服装巨头也不乐观。安踏体育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安踏品牌零售额同比大跌20%至25%,旗下FILA品牌与上年同期相比也出现中单位数的下滑,其他品牌产品零售额则录得高单位数跌幅。

与此同时,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李宁销售点(不包括李宁YOUNG)于整个平台的零售流水按年录得10%-20%高段下降。就渠道而言,线下渠道录得20%-30%低段下降,其中零售渠道录得30%-40%中段下降及批发渠道录得10%-20%高段下降;电子商务虚拟店舖业务录得10%-20%低段增长。

此外,海澜之家一季度营收也出现下滑。4月28日,海澜之家披露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海澜之家实现营业收入38.48亿元,同比减少36.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5亿元,同比减少75.59%。

程伟雄表示,对服装企业来说,受影响最大的是销售。疫情期间,门店客流量较少,租金、人力薪资等对企业来说都是极大的压力,尽管有的商场在租金方面会有优惠甚至免租金,但也是杯水车薪。若库存不及时消化,会影响工厂春季产品资金回笼,从而加重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   作者:李洪力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服装设计师9K-12K

宝山 ·上海绩考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生产文员面议

朝阳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商品经理5K-8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资深电商商品经理8K-16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电商运营主管/经理面议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采购经理(服装)6K-10K

无锡 ·无锡睿知博服饰有限公司

采购助理(女装行业)4K-5.5K

无锡 ·无锡睿知博服饰有限公司

QC跟单7K-8K

上海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订单控制及原料(服装面辅料)采购4.5K-5.5K

济南 ·济南乔布蓝服装有限公司

商品主管5K-8K

海宁 ·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