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力资源 培训发展 行业在下沉,定制在崛起,谁在扣响服装C2M的扳机?

行业在下沉,定制在崛起,谁在扣响服装C2M的扳机?

核心提示:“服装定制第一股”酷特智能日前发布了一份亮眼的业绩报告: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1.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34.4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3.61%。

“服装定制第一股”酷特智能日前发布了一份亮眼的业绩报告: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1.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34.4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3.61%。

要知道,2020年上半年,服装行业都不太好过。森马净利润下降97.01%,七匹狼近利润减少80.36%。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256亿元,同比下降11.4%。其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额5120亿元,同比下降19.6%。

13年前,已经成立逾10年的青岛红领集团决意转型。面对服装工厂之间的价格战与难解决的库存问题,这家传统服装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做大规模定制个性化服装的酷特智能。2020年7月8日,酷特智能在深交所A股创业板正式上市,成为“服装定制第一股”。

在整个服装行业士气低迷的情况下,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意为顾客直连制造者)点燃了兴奋点,这个已经基本改造了家居领域的模式,在服装行业中该怎么应用?传统服装企业转型C2M有哪些优势和痛点?C2M未来走向又将如何发展?

为什么要做C2M?

近几年,传统服装行业一直过得有些艰难。新冠疫情的“火上浇油”,直接致使许多国内外服装品牌纷纷破产、倒闭。

量品创始人虞黎达认为问题集中于两个方面:“第一,库存成为压垮服装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死掉的品牌基本都是因为现金流断裂;第二,没有高效的渠道,线下实体店门可罗雀,线上广告费成本高。”

传统服装企业的模式牵扯环节众多,从商品被生产厂家生产出来,再到消费者接收到商品,不仅需要经过经销商与品牌商的转手,还要涉及到仓储、溢价、物流等多个环节。所有环节累加成本都要由消费者来买单,一件普通的服装,价格可能超出原有价格的好几倍。

而C2M不同,跳过品牌商、代理商、销售终端等渠道和中间环节,消费者与生产厂家的直接连接,节省中间成本,消费者可以提交个性化产品需求,生产厂家按照需求进行生产。

“C2M商业模式使产业生态链得到了大幅优化,极大程度的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产业链的运行效率,这种模式无库存、业务恢复快的特点使得企业在疫情中保持了现金流。”衣邦人创始人兼CEO方琴说道。

酷特智能品牌总监马玉铭认为:“这种转型不仅仅是因为传统服装行业库存高、折旧速度快、成本上升、订单转移、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更重要原因在于传统服装行业发展模式相对滞后,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主权时代’的需求。”

怎么做C2M?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C2M模式实践方法主要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类,传统服装制造企业转型面向C端消费者。制造商建立产业互联网平台,由消费者需求实时驱动生产,酷特智能、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东蒙集团都是较为典型的传统企业转型案例。

第二类,中小企业通过平台方连接起C端。C2M模式强调的设计能力、数字化生产以及前期所需的大量投入,是大量中小服装企业所难以企及的,因此许多中小企业选择对接云裁剪平台完成定制生产线的部署。

第三类,从市场到生产“一条龙”,除了有生产能力,还要做品牌和渠道。比如量品和衣邦人,可提供在线预约、上门量体、生产快递的定制服务。

最后一类,平台连接C端和生产端,即非实时、预约式、预售式的C2M,比如淘工厂、拼多多。不过,与前几类做个性化定制不同,这种类型偏重“预售”概念,通过平台聚集零散需求后出大订单。

虞黎达认为,对于前端有品牌、有门店的企业,可以利用自有渠道做C2M的工作,比如陈列非大货的款式,提供面向消费者的定制服务,通过与酷特智能等柔性供应链企业合作,将现货改为期货以减少库存,这是可以迅速进行改良的一种方式。

而对于无前端、做后端的供应链企业,转型方式主要是加入柔性化生产线,类似酷特智能的做法。改造一条生产线并不是难事,难的是如何保障订单来源。如果想突出重围,那必然要自己做渠道、品牌、销售。

转型之难

酷特智能目前的订单主要来自两个平台:一是大众创业平台,酷特智能为服装行业的创业者提供供应链的全部服务;二是CotteYolan等直接针对终端消费者的App、小程序、线上旗舰店等,它让品牌直接面对消费者,让工厂直接从平台上获取订单。

从营收来看,酷特智能的主营业务仍是以ODM为主。2017年至2019年,ODM(贴牌加工)类产品销售收入占各期服装类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77%、74.15%和70.20%,而OBM(自有品牌)的营收占比仅为9.06%、9.90%、10.69%,销售占比相对比较低。可以说,OBM自有品牌定制化业务并不是酷特智能的业务核心,其C2M模式仍在探索之中。

方琴告诉亿邦动力,传统服装企业的劣势在于,缺乏C2M模式下的设计能力、数字化生产、获客能力。制造商绝大多数能力和投资都在生产制造上,关注的都是如何提高产品品质、尽快交货、压缩成本、提高利润,订单的分散性以及引流获客问题难以解决。

“我们拿吃饭这件事儿举例来说,以前大家都愿意去饭店里堂食,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美团外卖、饿了么,送餐上门,哪怕餐厅就在自家楼下,这种消费习惯的养成经历了很多年。因此我觉得服装行业的C2M还是需要时间,因为现在大部分消费者还没有听说过或是没有习惯于C2M的模式。”虞黎达说。

在难以触达大部分C端消费者的情况下,客户留存率就变得异常重要。方琴认为,C2M商业模式中,消费者在对商品进行购买时,无法对商品进行提前试用与体验,进而造成体验式购物的缺失,随之而来的是产品的品质和交货期保障问题,因此企业除了要注重品质,要更重视服务。

马玉铭认为,在产业互联网生态平台产业链中,C2M代表的是“需求+平台+工厂”。“未来,酷特智能将根据消费者的需求,通过平台的强大赋能,迅速衍生出一个又一个M,并让孵化的更多M通过酷特智能产业互联网平台直接面向C端。未来,在C2M的发展之路上,要实现三端融合,即M端的智能化改造,C端的平台搭建,以及管理端对应的数字化管理体系。还应有树立培育定制消费市场的理念,以产业互联网的方式鼓励来自市场需求端的积极参与。”他谈道。

来源:亿邦动力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校服、幼儿园园服销售面议

北京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高定量体师7K-12K

上海 ·山东恩雅服饰科技有限公司

精品开发6K-8K

深圳 ·深圳市知行致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销售助理4K-6K

宁波 ·攀升服装(宁波)有限公司

童装品牌电商运营经理面议

北京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童装设计师面议

北京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童装产品经理面议

北京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童装运营经理10K-15K

青岛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制版师10K-20K

温州 ·浙江百先得服饰有限公司

样衣工面议

南京 ·南京冠禹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