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品牌管理 安奈儿内忧外患:业绩暴跌,投资爆雷

安奈儿内忧外患:业绩暴跌,投资爆雷

核心提示:1月27日,“童装第一股”安奈儿(002857.SZ)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公司归母净利润-5300万元至-4500万元,同比下降225.84%-206.84%,扣非净利润-5900万元至-5100万元,同比下降336.30%-304.26%。

继2019年业绩腰斩之后,“童装第一股”安奈儿2020年净利润继续下滑超过206%,亏损5300万元-4500万元。

按理说,童装应该是整个鞋服行业最有潜力的板块,近年的行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2%,但是,消费行为受限、激烈的市场竞争、行业性的存货难题、各项成本上升等原因,导致了公司的业绩滑铁卢。

近日获批的定增,能否挽救公司于水深火热之中?

危机不止于此,公司因投资失误和涉嫌侵犯商标权,正深陷两起重大纠纷之中。

内忧外患之下,公司上市的“三年之痒”开始露出端倪,持有大量股份的董监高们大面积离职、减持,对公司市值形成较大冲击。公司已推出股票激励和回购注销等方案试图力挽狂澜,不过,过山车上的股价已跌至最低点,目前市值仅13.87亿元。

业绩下滑超过206%

1月27日,“童装第一股”安奈儿(002857.SZ)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公司归母净利润-5300万元至-4500万元,同比下降225.84%-206.84%,扣非净利润-5900万元至-5100万元,同比下降336.30%-304.26%。

除了疫情对童装销售的冲击,公司投资失利导致长期股权投资余额全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也对公司净利润产生了一定影响。

实际上,安奈儿业绩大幅下滑,从2019年就开始了,去年以来的疫情只是加剧了颓势。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3.27亿元,同比增长9.41%,归母净利润4211.71万元,同比下降49.49%,扣非净利润更是下滑63.92%至2496.78万元。

当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617.27万元,同比下降203.51%,这是公司2012年披露业绩以来首次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进入2020年,公司线下门店大量关闭,四个季度分别净关店43家、97家、46家、39家,门店数量已由2019年底的1505家减少至2020年底的1280家。

门店关闭、收入下滑、毛利率继续下降,安奈儿全年业绩的下滑乃至亏损,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1996年,曹璋、王建青夫妇在深圳创立“安尼尔童装店”,后以此为基础创立童装品牌“Annil安奈儿”,逐渐成为仅次于巴拉巴拉(森马服饰002563.SZ)的中国童装品牌,2017年上市。

但是,上市之后,公司整体业绩表现还不如上市前,增收不增利,导致净利率从10%下滑至3%,2020年直接陷入亏损。

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上市后虽然门店数量稳步增长,但运营效率下滑,导致线下板块收入增长有限,近几年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依靠线上板块,但电商业务受价格战和运营成本影响,毛利率较低,拉低了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

上市之前,公司整体毛利率超过60%,到2019年仅为54.06%,2020年上半年继续同比下降0.28个百分点。

近日公司一笔4.08亿元的定增获批,计划投入到营销网络数字化、电商运营中心等项目。公司在电商渠道吃的亏已经不少了,继续投入,能否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另外,高库存这一鞋服行业通病,同样困扰着安奈儿。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存货4.26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6.19%,远高于童装上市公司森马服饰、金发拉比(002762.SZ)、起步股份的整体水平。

投资爆雷,深陷诉讼

童装板块在整个鞋服行业的价值,几乎没有人反对。

数据显示,2018年童装规模为2091亿元,2013年-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2.4%,且当年的CR10仅为12%,规模及市场集中度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2019年,公司以2400万元现金增资深圳市心宇婴童服饰有限公司,获得其20%的股权,并派驻董事,正是为了在童装这个细分行业中继续开疆拓土。

公司对外披露称,该公司旗下品牌阳光鼠(Sunroo),在婴小童市场拥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与美誉度,能够与公司形成协同效应。

不过,这项投资,仅1年就爆雷。

受疫情影响,该公司接连亏损,资金周转紧张,内部管理存在较多问题。安奈儿2020年5月与该公司及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达成回购协议,但最终未能履行。目前,该公司已经无法履行审计程序和出具2020年度财务报表。

公司已针对上述情况向深圳龙岗法院提交诉讼立案申请。同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901.75万元,加剧了公司的亏损。

外患不止于此,公司近年还深陷一系列商标侵权案件。

2019年初,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公司侵犯其5项商标为由,在宁波、上海、济南、北京、深圳发起诉讼,要求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合计索赔6100万元。

2019年8月,深圳案件开庭审理,两个月后形成判决,安奈儿败诉,除停止侵权外,判赔300万元。公司在2019年底提起上诉,该案被发回重审,拉锯继续进行中。

启信宝显示,除上述重大诉讼外,公司自身风险86条,涉及劳动争议、合同纠纷、知识产权纠纷等。

即便已经进入中国头部童装企业之列,公司仍然深陷如此多的纠纷与诉讼,说明内控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

逃离安奈儿

安奈儿是一家典型的管理层持股的公司。上市前,公司全部股份由创始人曹璋、王建青,管理层龙燕、廖智刚等人持有。

上市之后,虽然偶有机构前来敲门,但最终都没能停留太久,公司上市3年半的绝大部分时候,前十大股东仍然是这些董监高。

2018年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廖智刚、监事会主席聂玉芬离职,2019年副总经理王一朋、财务总监熊小兵离职,之后就是顺其自然的减持。

连一些在职高管也迫不及待开启了套现之路,如董事、副总经理龙燕,监事、企划支持部负责人肖艳,董事会秘书蒋春,监事会主席、生产中心负责人王建国,职工代表监事、风险控制部经理程淑霞等。

公司实际控制人曹璋、王建青夫妇已取得冈比亚永久居留权、中国香港居民身份证,第二大股东徐文利拥有冈比亚永久居留权、中国澳门永久性居民身份证,他们合计持有公司接近70%的股权,并未减持,未来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为了稳住团队、稳定股价,公司2020年5月推出新一轮股票激励方案,继续向关键员工分配股票,同时,公司层面开展回购注销。

但是,这些举措并未能稳定股价。1月27日收盘,公司股价8.14元,市值仅为13.87亿元,较高点已跌去一半以上。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推荐资讯

企业招聘

市场拓展员4K-6K

东莞 ·东莞萌动实业有限公司

市场拓展员4.5K-6K

深圳 ·东莞萌动实业有限公司

买手面议

金华 ·浙江水中花针织内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