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战略决策 无印良品追打無印良品,争夺商标20年,谁才是赢家?

无印良品追打無印良品,争夺商标20年,谁才是赢家?

核心提示: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北京无印良品针对日本無印良品侵害商标纠纷再审申请作出裁决:驳回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的诉讼请求。

旷日持久的中日无印良品商标之争,虽然以日本無印良品败诉告终,但硝烟味依然没有褪去。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北京无印良品针对日本無印良品侵害商标纠纷再审申请作出裁决:驳回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的诉讼请求。

此次,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及其母公司棉田公司诉日本無印良品在店面招牌、包装袋、交易小票中使用了简体“无印良品”标识,二原告认为被告这一做法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要求背后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300万元。

法院认为,日本無印良品在门店招牌、购物小票和包装袋上使用“无印良品”,属于在销售服务过程中的商标使用行为,而不是用在了禁止使用该商标的商品上,因而不构成侵权,遂驳回了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的诉讼请求。

日本無印良品门店

北京无印良品门店

此次诉讼也是自2019年12月日本無印良品被判败诉后,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的再一次发难。

中日无印良品的商标之争可以说是一场持久战。

2005年,日本無印良品进军中国市场,开设了上海无印良品子公司。但早在2000年,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就在第24类(棉织品、毛巾、床单、被子等)商品上注册了中文简体的“无印良品”商标,并于2004年7月将该商标转让至棉田公司名下。2011年棉田公司以“无印良品”为字号,设立了子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并以无印良品Natural Mill在中国开设实体门店、进驻电商平台。

由于中国公司注册“无印良品”在先,日本無印良品无法在中国继续申请注册第24类商标。由此拉开了双方长达20年的商标拉锯战。

直到2019年12月,这一切才尘埃落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日本無印良品败诉。根据原告诉讼请求,日本無印良品品牌方须在其天猫旗舰店和中国大陆实体门店发布声明以消除侵权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62.6万余元。

此后,日本無印良品方虽然提起上诉,但二审依然维持了原判。日本無印良品也就依照判决发布了声明并赔款,同时将部分商品名称从带有简体“无印良品”字样的“无印良品MUJI”变更为“MUJI”。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打住。

由于日本無印良品在声明中使用了“抢注”一词,北京无印良品公司认为其涉嫌商业诋毁、不正当竞争,便又将日本無印良品告上法庭,而此次诉讼也被视为双方商标纠纷案的延续。

2021年4月,北京朝阳法院线上公开审理了此案,由于对“抢注”一词是否存在商业诋毁内涵,双方存在争议,审理并未当庭宣判。

有声音认为,日本無印良品品牌早在1980年就已在日本被注册为商标。1999年,其母公司良品计划向中国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無印良品”商标,但仅注册了第16.20.21.35.41类商标,漏掉了第24类。日本良品计划对無印良品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在前。因此,中日无印良品商标之争有“李鬼追打李逵”之嫌。

尽管官司打得热闹,但很多中国消费者对到底谁是正版无印良品依然傻傻分不清。

有媒体在微博上发起的调查显示,8.1万受访者中,90%的人不清楚无印良品和無印良品是不同的品牌。

在微博上搜索“无印良品”,也会出现各种多个类似的官方账号。猜猜谁是正牌?

所以你看,这场商标官司谁才是赢家?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