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战略决策 网红补税潮来了?

网红补税潮来了?

核心提示:日前,据《郑州晚报》报道,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追征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

日前,据《郑州晚报》报道,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追征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

对此,有美妆行业人士表示,当前税务稽查系统很强,个人想通过不良途径违法漏税已行不通,随着今年来国家加强对明星、网红税收政策监管,预计年底将出现一大波补税的明星、网红。

网红主播被追征600多万元税

据报道,日前,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加大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征管力度,追征一名网红的 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

经辗转,这名纳税人和税务部门取得了联系,当即表态服从税收管理,清缴税款。但是由于本人在北京,受银行限额的规定,税款不能一次性缴纳,需要逐日分批支付。截至目前,该纳税人分15笔结清了税款,共补交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合计662.44万元。

一时间,'郑州追征网红600多万元税'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热度超7000万。对此,有网友直呼,“光补税就交了600多万,这是得多赚钱!”

截自新浪微博

据悉,网红主播类型多样,不光是直播带货赚取收入,也有表演型主播,靠直播打赏,或者软性广告植入等。有行业人士介绍,一般说来,带货主播的收入主要包括坑位费、佣金两部分。其中,坑位费为商家想要产品出现在某位主播直播间,提前支付的部分定金,而佣金则为实际销售额抽成。据了解,头部主播坑位费一般为10万-50万不等,而佣金大多集中在20%-40%。不难判断,上述主播600多万的税款所对应的收入是一笔惊人的数目,至少需要卖上千万的货款才行。

对此,青眼多次拨打郑州税务局、《郑州晚报》的联系电话,以进一步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对方电话一直未能拨通。

补税潮来袭

郑州追征网红税款,与国家层面的监管收紧不无关系。 近段时间以来,国家税务总局正定期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的税收检查。

9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根据中宣部发布的《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依法依规深化文娱领域税收秩序规范工作。

截自国家税务总局

《通知》称,要定期开展税收风险分析,近期要结合2020年度个人所得税汇算清缴办理情况,对存在涉税风险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进行一对一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对税务机关调查核实和督促整改工作拒不配合的,要依法责令限改,并提请行业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协助督促纠正;情节严重的,要严肃依法查处。

并且,《通知》中提出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采取“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加大对文娱领域偷逃税典型案件查处震慑和曝光力度。

2018年,自范冰冰偷税逃税案追缴税款、罚款等超8亿元后,同一年,国家税务局对明星艺人税收秩序进行了首次整顿,明星们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

不过和2018年相比,今年法规明显更为严格。2018年,税务部门表示只要明星们年底前自觉补税,不会罚款。但今年即使主动报告涉税问题,也可能面临不同程度的处罚。

此外,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偷税漏税包括行政处罚和刑事犯罪两种处罚。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国家监管趋严下,一场针对网络主播的“补税风暴”,正悄然而至。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公开表示,近期税务部门在“双随机、一公开”抽查中发现,有两名带货主播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已被立案侦查。

据了解,网红主播收入主要是个人工资薪金,全年应纳税额超过96万元的部分,将按照45%的最高税率纳税,而企业所得税为25%,远低于个税税负,因此不排除一些网红通过空壳企业转移收入,而此举显然涉嫌违规。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青眼:“打击娱乐行业的偷逃税行为已经成为全国自上而下的运动,一方面是为了呼应中央的政策,另一方面也是在经济环境不佳时,寻找新的补充税源。”

显而易见,随着国家对网红主播补税监管趋严,而且年底前网络主播自查自纠申报纳税有减罚免罚优惠政策,将会出现一波网络主播补税潮,头部主播无疑将会成为重点人群。

头部主播或成稽查重点

数据显示, 2020年 , 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 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0%,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4.9万亿元。 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达123.4万人。

从李佳琦、薇娅、罗永浩到人人皆主播,带货主播已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职业。而自今年来,头部主播成为偷税漏税重点稽查对象和他们的高收入不无关系。据悉,早在2018年前十名淘宝主播年收入排行榜上,最低的第十名主播年收入就达到了680万。

有分析认为,网络主播,尤其是头部主播收入动辄百万、千万,或过亿,使得他们的避税动机加大。同时,由于他们的收入信息不透明,加剧了查税难度,因此被纳入监管。

不过伴随此次查税补税风暴来袭,网络主播们无疑要引起重视了,此举或将倒逼从业者去追求注重高质量收入,也就是说,选品会更规范,产品质量也会更加有保障。从这个角度来说,在直播成为美妆品牌标配的当下,也将有利于那些真正有口碑和实力的品牌,借助网红带货出圈。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