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企业战略 品牌管理 乔丹商标之争结束 乔丹体育IPO或将成功?

乔丹商标之争结束 乔丹体育IPO或将成功?

核心提示:历时将近8年的乔丹商标之争迎来终审结果。由于涉及重大诉讼,乔丹体育IPO进程一直搁浅,诉讼对象则是美国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

历时将近8年的乔丹商标之争迎来终审结果。由于涉及重大诉讼,乔丹体育IPO进程一直搁浅,诉讼对象则是美国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

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迈克尔·乔丹本人的肖像权。商标没有体现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因此判决不构成损害肖像权。

10月17日下午独家联系乔丹体育董秘田胜时,他表示也是从媒体上看到这则消息,这意味着乔丹体育上市进程更快了。

田胜表示,“乔丹体育这些年一直在等待上市的目标不变,募集资金、项目用途也不变。”

一个昂贵的“擦边球”致IPO搁浅

早在1991年,乔丹体育注册“丹桥”商标,并在2000年将企业名称改为“乔丹体育”。

不可否认,这个漂亮的“擦边球”,帮助乔丹体育的销售额仅用两年时间突破1亿元。2010年,乔丹体育营业收入为29.2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5.18亿元。

2011年11月25日,乔丹体育IPO过会,拟登陆上交所,曾经是第一家登陆A股的中国本土体育用品企业。

当年招股说明书显示,预计发行股数为1.125亿股,预计募资10.64亿元,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扩建和直营店等项目建设。

但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简称美国乔丹),在乔丹体育上市前夕,起诉乔丹体育侵犯其姓名权,请求注销其多项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驳回其申请,美国乔丹提起行政诉讼。

在随后将近8年的时间里,乔丹飞人与乔丹体育的原、被告身份交替互换,举证、反证、侵权、被侵权……漫长的官司从中级法院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期间,乔丹体育甚至一度把广告做到了NBA赛场上。

因为有重大诉讼,乔丹体育IPO长期处于停滞状态,乔丹体育也成为因知识产权重大诉讼上市失败的典型案例。

但近年来,服装鞋帽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很多业内知名公司的业绩都大幅下滑甚至出现亏损,市场人士也关注乔丹体育还能否顺利上市。

乔丹体育当年的保荐机构为中银国际,两位保荐代表人分别为陈兴珠、和岩彬,前者已于2013年离职去第一创业证券,后者也于2016年离职去瑞信方正证券。

业内人士表示,对拟上市公司而言,“过会”和“批文”是非常关键且最受关注的两个环节。企业成功过会,只能说一只脚踏过了上市的门槛,但这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即使拿到批文,也不是“定心丸”,只有敲钟上市,才是迈进资本市场的第一步。

证监会在2014年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过乔丹体育,称其存在重大未决诉讼,属于企业存在特殊事项的状况,证监会将在相关受限因素消除后,按程序推进后续上市工作。

悄然“变脸”等待突围

商标之争,严重拖延了乔丹体育的上市进程。值得注意的是,乔丹体育在今年又有了新的动作,乔丹体育在旗下产品中对商标进行微调,或许和上市事宜有关。

目前,部分乔丹体育的店铺形象已经发生改变,“乔丹体育”字样有所缩小,还出现“QDSPORTS”或“BREYOUND YOURSELF”等全新字样。

产品设计方面,品牌标识“打篮球的男人”亦不再显眼。取而代之的是,部分服装的外观标识变更为“TEAM”、“SHOT”、 “YOUTH”等系列字样,仅在领口或衣袖初标保留“打篮球的男人”商标。

除了变更店铺形象和产品之外,乔丹体育还频频赞助体育大赛,利用赛事平台传递品牌形象。不过,由于中超、CBA、国家队等商业价值较高的资源被大牌瓜分完毕,乔丹体育在营销领域分到的资源有限。

乔丹体育还是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FISU)官方赞助商,同时是第25-30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中国和俄罗斯代表团的装备赞助商。

体育服装风口又至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认为,如果乔丹体育经过本次终裁后继续上市,能够赶上体育服饰的风口,对企业来说也是不错的结果。

近期,内地和香港上市的服饰企业陆续公布半年报数据,运动服饰领域企业表现一骑绝尘,安踏体育、李宁、特步等在各项业绩数据上,均呈现高速增长态势。

中国信息产业网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2.4万亿元,同比增长9.09%;实现增加值8800亿元,同比增长12.82%。预计未来三年内行业整体将继续维持稳健的增长水平,体育产业增加值有望在2020年突破1万亿元,国内体育产业进入稳步增长期。与国外体育行业板块业务不同,我国体育产业中,体育服装一块独大,因此,产业规模快速增长就是体育服装行业回暖的标志。

安踏体育发布2019年中期业绩,2019年1-6月,集团收入为14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3%。经营溢利为42.6亿元,同比增长58.4%,股东应占溢利为24.82亿元,同比增长27.7%。整体毛利率上涨1.8个百分点,至56.1%。安踏营收增长,一定程度上归功于旗下时尚运动品牌FILA(斐乐)表现强劲。今年上半年,该品牌销售额较去年同期飙升80%,至约65亿元人民币,占安踏总营收的44%。

2019年上半年,李宁营收达62.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33%,上市股东净利润达7.95亿元,同比上涨196%,净利率由5.7%提升至12.7%。其中,“中国李宁”系列产品上半年零售流水增加了54%。

今年上半年,特步营收为33.57亿元,同比增长23%;经营溢利为7.17亿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为4.63亿元,同比增长23%;整体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43.7%上升0.9个百分点,至今年上半年的44.6%。其中服装业务同期大涨50.4%。

受业绩增长超预期推动,李宁和安踏体育10月16日双双触及历史高点。李宁10月16日升至26.9港元历史高位。安踏体育于10月16日升至历史高位75.65港元;市值突破2000亿港元,达2043.5亿港元。

受业绩驱动影响,多家大行上调目标价格,汇丰、国泰君安均将安踏体育目标价格上调至80港元/股以上,中金更是将公司目标价上调至94.64港元/股。公司最新收盘价为74.65港元。目前安踏体育市值已经超过2000亿港币,成为目前内地、香港市值最大的服装股。

不过与港股的表现相比,“A股体育第一股”贵人鸟,却与李宁和安踏形成鲜明对比,风光不再。

公司目前面临债务危机,存在兑付压力。公司的门店数量从2013年一路关减,5年半门店关闭将近3000家,缩水一半。公司股价从2015年的高位至今已暴跌逾90%;市值从高峰期400多亿到如今仅剩25亿元。

贵人鸟虽抢占先机成为了国内“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但此后的日子却过得并不如意。在A股缺乏优质体育投资标的的情况下,乔丹体育的上市或能成为焦点。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周文天 张玉洁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车工面议

厦门 ·乔丹(厦门)实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